达达蒯佳祺:跟运气好的人一起做事

更新时间:2015-08-17 16:55 来源:36氪

  C 轮 1 亿美金,DST 领投,红杉资本、景林、昆仑万维以及多位中美超级天使联合跟投。今年 6 月份,当成立不到一年的 “达达” 爆出新一轮融资的时候,很多人还对它一无所知。创始人蒯佳祺说,他们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希望当我们出来发声的时候,基本上已经站得比较稳了。”

  眼前的蒯佳祺,有着魔都创业者典型的特质:务实、低调、喜欢埋头做事...他一手创办的 “达达” 是个面向 B 端、提供最后三公里物流服务的平台,2014 年 6 月上线,目前对接了包括饿了么、京东、百度、淘点点在内的数百家 O2O 平台,每日配送单量过 70 万单,拥有超过 15 万实名注册的配送员,大部分为兼职,服务超过十万家商户,覆盖了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武汉、南京、成都、重庆等几十个主要城市。

  这一次,蒯佳祺觉得,他和 “达达” 都准备得差不多了。

  和物流的不解之缘

  “我本科在同济念物流,之后到麦肯锡工作,做的都是物流咨询相关的项目。因为很热爱(物流),所以又跑去 MIT 念物流工程,毕业后在 Oracle 干产品经理,也和这块相关。” 蒯佳祺似乎和 “物流” 有着不解之缘,回国后,他先后在易传媒和安居客担任 VP,14年 上半年离职创办了 “达达”,绕了一圈,又干起了物流的生意。他说主要两点原因,首先是自己一直很热爱物流;其次,“我觉得创业肯定要干移动互联网,移动当中(机会)最大的是做 O2O,而 O2O 当中最大的痛点就是物流。”

  为什么这么说呢?蒯佳祺认为,传统电商和 O2O 电商存在很大的不同,这就使得原有的、整个巨大的快递和物流体系在 O2O 电商并不适用,需要做一件新的事情来解决它。

  “传统电商是以淘宝为代表, 特点是:标品、时效性比较低、区域性不强、复购率低、海量 SKU。而 O2O 首先时效性特别强、基本上以小时计的很多;然后区域性很明显,你在浦东都不会买浦西的东西,SKU 也没那么多,假设吃外卖的话,吃来吃去就那几家店那几道菜;其次重复购买率很高,用户可能一周会点好几次外卖或者买好几次水果,但在淘宝店买同一件东西的比例是很低的。还有就是商品的个性化,你会发现,周围三公里所卖的东西都是不一样的,哪怕是同样都叫宫爆鸡丁,隔壁店的都不一样。”

  再来看传统物流的做法:是建立一个全国性的大网络,有干线、有支线、也有仓库中心。如此一来,牺牲的是时效性,带来的是一个巨大的规模效应之下的成本降低。但是这个做法不适用于 O2O 电商,因为 O2O 都是 A 到 B 点,是一个时效性很强的电商。

  同时传统物流倾向于自建团队,但问题很明显:一是很难想象建 10 万人的团队送外卖,扩张很慢,管理成本也很高;二是自营效率低,以送外卖为例,中午、晚上高峰期需要很多人,到了下午人都闲着。与此同时,有许多人愿意将闲置的时间拿出来赚更多的钱。因此,达达的定位是通过众包模式来为 B 端商家解决末端配送这个最大的物流痛点。

  “众包” 模式的精髓

  跟 Uber 司机不属于 Uber 一样,达达配送员并非达达的员工。他们自备交通工具,自付油费,从达达上接单后直接去商户那取货,货送达后点击确认,配送费会自动打到 TA 的达达账户。

  蒯佳祺认为,达达作为一个典型的众包平台,主要解决了三件事:流量、交易和物流。“我们不用拥有这些配送员,我们只是制定规则,让大家在这个平台上能够获得利益,这样这个平台才能不断进步。换句话说,整个众包模式的精髓就是制定规则,得靠法制而不能靠人制。”

  当然,众包模式有个避免不了的问题,就是如何控制线下的服务质量?蒯佳祺表示:“我们主要做了几件事情:第一,我们的配送员都通过了实名身份认证,而且后台也跟政府的数据库做了对接,确保 TA 不是坏人、没有前科,这是最基础的事情。第二,在此之上,所有配送员都要通过线上考试,以及线下的课堂培训。此外,我们还会进行滚动不间断的培训。 第三,通过产品和流程的优化来确保钱、货、人三者的安全。比如货到付款的话,我们会要求配送员先垫钱付款再领钱。最后一个是时效性,配送员从商户发出定单,到定单完成过程中的每个环节、时间点和那一刻的地理位置,我们都是通过手机 GPS 实时追踪的。”

  “另外,达达有套自己的算法来对配送员的配送效率和服务质量打分,并根据评分高低进行奖惩。评分低的配送员,将减少抢单权限,甚至直接淘汰。” 蒯佳祺补充道,“本质上来讲,重点还是必须制定规则。”

  跟运气好的人一起做事

  Facebook, Twitter, Airbnb, 阿里巴巴,京东,小米... 你可能不了解,这些如雷贯耳的 “独角兽” 背后都有个共同的 “伯乐”,就是俄罗斯人尤里▪米尔纳(Yuri Milner)创办的 DST 基金。

  达达 C 轮的领投方也是它。

  我很好奇,当初达达是如何与 DST 结缘又敲定了这笔融资?蒯佳祺回想了下说,“达达 C 轮的时候至少拿了 6 个 Offer,而且能投一亿美金的基金都算得上很优质了。 为什么跟 DST 合作呢?我觉得有很重要的一点在于,Yuri 的格局非常惊人。印象很深刻的是,我跟他聊了两个晚上,第二个晚上他组织了一个很小型的聚会,把这个圈子最风云的几十个人拉到了一起,有创业者也有投资人。”

  听到这里,我以为肯定是场私密的酒宴或派对吧。但蒯佳祺告诉我:

  “这个聚会的主题是看电影,片名叫《Are We Alone? Alien Planets Revealed》。”

  “电影讲的用开普勒望远镜去探索地外生命。结束的时候,Yuri 把在 NASA 负责这个项目的 Chief 以及中科院负责中国探索地外生命的 Chief 都请到了台上,三个人做了一次探讨。Yuri 自己本身是物理学家,他关心的是宇宙、人生的很多缥缈的事情,但是实际上又是很本质的事情。结束后,我跟 Yuri 谈了加起来有五六个钟头,我们把未来五年、十年达达在业务上可能会发生的事都预演了一遍。” 蒯佳祺说。

  “另外让我非常惊讶的还有一点,DST 一直强调:他们的业绩能这么出色,是因为运气好。” 蒯佳祺告诉我,他其实挺相信这点,“创业都是九死一生的事情,可能万分之一的(成功)概率都没有,运气的作用很多时候是压倒性的。其实过去十年来,整个国内给投资人带来惊人回报的公司是数得过来的,那为什么他们(DST)都碰到了?而且 DST 在中国的投资团队非常小,每次却能抓住最大的机会,他们认为就是运气。我也倾向于认同这个说法。所以,跟运气很好的人一起做事情应该是件很对的事。”

  不过达达应该没时间沉浸在十五万大军领跑的喜悦中,回顾周围,大小竞争对手已然浮出水面:京东旗下 O2O 子公司 “京东到家” 5月 初上线了自己的众包物流业务,用刘强东的话来说:“我们要让跳广场舞的大妈也成为京东配送员。” 饿了么 6月1日 推出了研发多时的社会化物流系统 “蜂鸟”,据称上线一周平台上即有 10 万订单量,有 1 万多配送员使用,未来系统还会对接第三方团队和众包物流;除此之外,还有批同达达一样的初创公司也在后方用力追赶,像是 “人人快递”、“趣活”、“我快到” 等。

  蒯佳祺显然也意识到了这点,因此远赴硅谷挖来了 Facebook 早期几位华裔工程师之一的杨骏,“他是比我更强的一个人,最早在 Google,后来又在 Facebook 和 Square 工作了六七年。” 蒯佳祺认为,杨骏的加入对达达下一阶段的发展至关重要,“本质上我们做的这个事情是双边的交易平台。任何的双边交易平台,最后拼的事情就是规模跟效率。其中效率会带来成本的降低和优化,规模主要是基于线下的执行力和各种推广运营。而效率几乎都是产品技术带来的,所以他的加入会让达达在整个网络的效率上面有一个巨大的提升。”

  随着 O2O 电商领域的角逐日渐走向白热化,和当年的打车软件市场一样,站在风口上的众包物流还将迎来更多大大小小的创业者,从魔都成长起来的 “达达” 能否继续在这个赛道上领跑,未来长成众包物流界的 Uber?蒯佳祺说他有信心,“起码,我们的运气还不错。”

作者:中国物通

图片新闻推荐

相关阅读

关于我们|诚聘英才|服务与产品|使用与帮助|服务条款|加盟我们|付款方式|友情链接|客服中心|联系方式|征稿启事|返回顶部 ↑
Power by DedeCms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Powered by DedeCMSV57_G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