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计出身,深耕物流20年,过审等了30月,他终于拿到A股入场券

更新时间:2017-12-08 15:21 来源:物流指闻

12月5日,半个物流圈被一则消息刷屏:德邦物流终于拿到A股入场券。当晚证监会官网发布公告——德邦物流股份有限公司(首发)获通过。这也意味着经过30个月等待,德邦终于拿到A股入场券,数月之内即可敲钟上市。

荣耀时刻,德邦总裁崔维星发了一条朋友圈,连说五个感谢:感谢客户与合作伙伴;感谢管理团队和全体同事;感谢所有股东;感谢辅导德邦上市的机构;也感谢了所有关心和支持德邦发展的社会各界朋友。

 

 

一位物流同行在朋友圈写到:一家企业的关键时刻,一个行业的突破,影响数个细分领域格局…十万、百万物流人激动的时刻,回顾这一路艰辛,不知崔维星心里是否叹了句:不易。

一、德邦上市:最正又最难的IPO

从最早上市的圆通到快递之王顺丰,包括申通、韵达,采用的都是“借壳上市”,而中通和百世采用的则是赴美上市。唯独德邦选择了排队IPO:最正,也最难。

极其严苛的财务考核与准入机制,政策与监管的不确定性,以及去年以来国家在金融方面的一系列重大调整……可以说A股是世界上最难拿到“入场券”的资本场。但也因其难,才显得弥足珍贵:

2015年6月23日,德邦首次向证监会报送其IPO申请,并于同年7月3日被证监会受理。然而不幸的是,当时正值A股市场大震荡,就在其有关申请被受理的第二日,监管层宣布暂缓IPO发行。德邦首次IPO冲刺还没来得及发力就被按下暂停键。

2016年11月,证件会公告显示,德邦在上交所企业名录位列第147位,审核状态变为“已受理”。2017年3月,证监会更新德邦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德邦再度冲击IPO。然而从8月开始,德邦再次位列中止审查的状态,11月德邦IPO再处于中止审查状态,19天之后,德邦的审核状态再次变为“已受理”。直到12月1日,德邦在证监会2017年第60次发行审核委员会工作会议被定为于12月5日“上会”。

如今它终于成为国内第一家通过IPO上市的快递公司,也将成为中国零担物流第一股!造富的同时,更重要的为德邦提供了资本动力!

根据其在3月发布的招股说明书,德邦IPO计划公开发行股票的总量不超过15000万股,配套募集资金29.88亿元。募集到的资金将用于直营网点建设、零担运输车辆购置、快递车辆与设备购置、信息一体化平台建设四个方面,其中最主要的用于购置零担运输车辆,171,300万元,占比一半多。

二、德邦之路:零担之王是怎么炼成的?

时光回到1992年,那年血气方刚的崔维星拿到了烫手的厦门大学会计系本科毕业证书。在那个年代,这张证书是一块极具分量的敲门砖,有了这张证书工作就有了安顿:也就是这一年他被分配到广东省中国国际旅行社任财务部会计。

渐渐的他发觉,会计赚的钱虽然不少且工作稳定,但却不是他想要的目标。于是他开始转行:1993年,崔维星打破了带有国企标签的铁饭碗毅然下海搏击。在下海的前三个年头里,崔维星做过大酒楼会计,也亲自负责过国际货运业务。

1996年9月1日,崔维星创建了德邦的前身——“崔氏货运公司”。公司当时只有四个人:崔维星及他的爱人薛霞、一个司机、一个搬运工。减去了大公司操作的中间环节,再加上丰富的经历经验,在短短的几个月里,公司的业务走上了正轨。不到一年时间,崔维星就赚到了近二十万,完成了创业后的第一桶金任务。这第一桶金其实来得相当不易,用崔维星的表述,那全都是血汗钱。

因为每天都要跑一趟中国南方航空公司老干航空客货运处发货,崔维星接识了不少南航的朋友。正是朋友的提示下,崔维星有了在1998年6月承包南航老干客货运处的机会。货运的主动权一旦掌握在自己手里,相当有思想的崔维星就像是开足马力的发动机,很快为公司找到了充足的货源。

2000年8月8日,广州市德邦物流服务有限公司正式成立。由于优质的业务,很快吸引了一批合作者。同年12月,俞大富(现今的金大物流的老总)带着他的公司并入德邦;2001年,石浩文(现今新邦物流老总)也带着他的公司并入德邦。德邦也在最短时间内将企业资源发挥作用到了极致,迅速进入到了快速膨胀期。

然而到了2003年,因与德邦在发展理念上发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俞大富带着金大走向了另一个发展方向。同年6月,石浩文因为同样的理由带了一批骨干成立了新邦物流。两次分割,几乎让德邦落入深渊,但崔维星还是带着德邦走出了困境。

2004年10月,广东德邦物流公司成立,注册资金1000万元。同年12月,德邦创新推出“卡车航班”业务,用公路货运的价格完成航空快运的业务。正是这项业务让德邦踏上了高速发展的快车道,帮助德邦奠定了在国内公路零担领域的地位。2006年德邦物流的营业额达到了近5个亿,2007年预计增幅将高达75%。

 

 

德邦发展历程

2009年,崔维星和德邦控股发起设立德邦股份,并在2010年底完成对广东德邦全部经营性资产的收购,后续历经七次增资,七次股权转让及引入外部投资者,德邦注册资本达8.6亿元。目前崔维星通过直接与间接持股方式总共控制公司33.04%股权。

有业内人士按照德邦招股书测算,其每股发行价会在19.92元左右。发行后公司股份总数不超过10.1亿股,因此其未来对应估值约在201亿元。20年的辛苦付出,这一次以财富估值的形式显现。当初信任与支持他的人,也获得了回报。

三、德邦之变:合伙人与崛起的快递

饱经历练,崔维星从来不是一个保守的人,回顾两年来物流指闻发布的消息,从牵手亚马逊到入股东航,从推进合伙人制度改革到签约空军后勤部,公司架构几度调整,业务范围多次拓展。崔维星和他的德邦始终未曾止步。

在德邦2017年荣誉表彰晚宴上,崔维星发表了名为《竞争没有退路,改变才有出路》的讲话。崔维星称:新的竞争格局正在形成,德邦现在面对的主要是快递企业,更进一步讲是涵盖快递和零担业务的综合性物流企业。德邦要想成为一家伟大的企业,必须要走“改变”这条路。改变有风险,但不改变是最大的风险。换思想就换人,破除一切影响改变的阻力。

德邦历来有“零担行业的顺丰”之称,原因在于其坚持以直营网络方式构建运输网络。而随着货物运输量的增加,崔维星带领德邦于2015年8月启动事业合伙人计划。通过对事业合伙人进行正规、专业的培训管理,进一步加强了德邦对部分区域业务的渗透,进而构建一个巨大快递物流生态圈。

截至2016年12月31日,德邦事业合伙人个体总计5190个,承揽货量占到总货量的4.88%,数量较2015年底的905个呈现大幅增长。截至2017年7月,德邦网点超过10000家,服务网络覆盖全国34个省级行政区,全国转运中心总面积超过110万平方米,一个巨大物流版图呈现在崔维星面前。

然而,我国零担行业竞争格局分散,盈利能力低于快递:零担快运市场份额前五的企业集中度不足2%,大幅低于美国(CR5为55%),零担行业的毛利率约17%左右,低于快递行业30%的毛利率。同时随着中国快递行业逐步走向成熟期,大型快递公司通过产品下延来进入快运行业,而快运行业也在进行产品上延从而进入到快递行业。

2013年11月,德邦通过采取“快递最后一公里+现有公路运输网络”模式开始快递业务。德邦对于快递业务定位是“中国性价比最高的重货快递”,业务主要针对货物重量1.5-30KG的物品。3-30公斤货物是现有快递公司的盲点,货运起家的德邦在这方面优势明显。从业务量来看,德邦快递业务量在过去几年中呈现高速增长,2016年突破1亿件大关。

面对成绩,崔维星在接受采访时曾说:“中国未来不可能剩下很多家快递企业,更不可能很多家的效益都很好因此,虽然今年我们的快递发展还不错,但还是要快马加鞭,向先进同行看齐,以更高的标准,快速提高自己。未来,德邦快递至少排进前三名,才可能有效益。但是要实现这个目标,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未来,快递行业将会走向集中,如果不想成为被别人屠宰的对象,就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杀出一条血路。用速度跑赢时间,是我们唯一的生机。”

 

 

崔维星和他的兄弟们

四、团队之变:中国物流的“黄埔军校”

崔维星将人才视为别人难以复制德邦的优势,积极倡导自主培养人才战略。2006年德邦成为业内首家面向本科高校启动校园招聘的物流企业,并与国内一流高校(如中山大学)合作建立博士后工作站。

因为良好的人力资源管理机制,德邦为自己也为行业培养了一大批优秀人才,其也因此被称之为:中国物流的“黄埔军校”。从昨天的刷屏之势来看,虽然很多人离开了德邦,但依旧为老东家鼓与呼,向心力如此。

面对自己培养的人才离开,崔维星有着自己的理解:“我一直把德邦视作一个平台,我也一直在致力于把公司打造成一个“让平凡人可以共同干出不平凡事业”的平台。但是,客观来讲,这个平台也不是适合所有人的。”

“对于我们德邦而言,随着公司的发展壮大,中高管离职肯定也会越来越成为一种常态,大家不要过度敏感,应该正确看待,以平常心看待。一方面,公司会选拔更优秀的人上来,干出更优秀的业绩;另一方面,公司也会把中高管离职事件作为我们反思和调整的契机,来改进我们的流程和机制”。

“德邦强调的是进取者文化,实行优胜劣汰,干得好就会有更高的奖金和更多的提拔机会,干得不好就可能面临着淘汰”。“对于广大同事来讲,我们应该抓紧时间,全力聚焦于自己的工作,少发牢骚,少观望,少抱怨。别人的离开,其实就是我们的机会”。

而德邦也在想方设法,更好的培养人才,锻炼团队:“我们未来的人才布局就是,把牛人调到一线,调到中西部、不发达、艰苦的地方去,让这些地方出人才。所谓“出人才”,就是让他们水平进步得快,级别也要提拔得快。争取通过一段时间的调整,逐渐实现人才流动的良性循环,形成中西部地区业绩好、提拔多、抢着去的用人氛围”。

除了优胜劣汰的机制,崔维星也为他的兄弟们树立了一个目标:“到2026年要实现收入5500亿,利润300亿,给大家分180亿的奖金。”

 

 

五、突破:“老大哥”如何适应新时代?

崔维星在一次采访中曾经这样描述德邦:“未来,德邦致力于成为覆盖零担、快递、整车与仓储供应链的综合供应商。我们的战略主要包括三点:一是强化公路快运(零担)业务的领导地位。二是加快拓展快递及整车的业务规模。三是逐步推进在综合物流领域的业务延伸,例如仓储供应链”。

从起步,到如今,时间走了20年,在物流的江湖中确定了自己的地位,然而德邦也有着自己的烦恼:昨天,发审委会议从5各方面提出询问了主要问题,包括发行人股东是否存在代持情形、是否股权明晰,是否存在法律纠纷或潜在的法律纠纷;与南京福佑在线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交易是否涉及关联交易;关于发行人报告期内综合毛利率逐年下降,快递业务的毛利率大幅变化,2017年前三季度收入和利润波动较大的相关问题等。

当德邦在IPO路上“停滞不前”时,与德邦同行的快递企业或借壳上市,或赴美上市,而这些上市的物流企业已经开始蚕食德邦优势所在的快运市场。百世已经在2012年通过收购全际拓展快运业务,顺丰在2014年涉足重货,圆通在2017年3月推出快运产品,10月韵达快运起网,11月申通与快捷快递成立子公司加速大件专网建设。快递企业起网快运在一定程度上对德邦的快运业务形成了冲击。

2014年到2016年,德邦的零担业务毛利率从20.33%下跌到了17.1%。

2011,崔维星荣获央视经济年度人物,当时的获奖理由有:

崔维星从四个人八平米起步,开始在物流行业的个人创业。他历经了中国物流行业的各个阶段,也体验到了各种艰难和危机。从公司没有业务,入不敷出,再到股东离开,带走大批生力军,崔维星选择了坚持、隐忍、克服,在荆棘路上长跑。

崔维星运用信息化、自动化手段,优化流程,简化程序,提高效率,在一个劳动力密集型行业做出了高端品牌。

学会计的崔维星,像面对账本一样,精确计算物流业每个环节。如何应对高涨的成本?如何运用高科技手段,让物流更快地流动?他用行动寻找破解中国物流之困的答案。

如今,德邦又开始了一个新的起点,崔维星和他的德邦又将取得什么成绩,留下什么答案。

拭目以待。

作者:中国物通

图片新闻推荐

相关阅读

关于我们|诚聘英才|服务与产品|使用与帮助|服务条款|加盟我们|付款方式|友情链接|客服中心|联系方式|征稿启事|返回顶部 ↑
Power by DedeCms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Powered by DedeCMSV57_G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