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校博士送8年快递:风里来雨里去,一个快件5毛钱

更新时间:2020-05-29 15:09 来源:电商报

“做快递员也能实现自我价值”

“这个是我刚刚领的快递助理工程师证,感觉非常高兴。”湖北的一名快递小哥张进对着镜头笑道。

表面上看,张进跟其他的快递员没什么两样——红灰色的制服,黝黑的面庞。

但当他说出自己毕业于北京林业大学此等211高校的时候,事情就变得有趣起来。

人人都以为211学校的学子是天之骄子,会西装革履地安坐于写字楼,指点乾坤,激扬文字。

岂知人家更乐于享受奔波于大街小巷的简单生活。

张进表示,很多人都问他,作为一个本科生,毕业出来却去了最基层当快递员,是不是不太合适。

他倒觉得,读书只是一个自我成长的过程,并不决定未来的人生规划。做快递员,不是像大家想的那么粗浅,也能够实现自我价值。

况且,在做快递员这件事情上,张进是认真的。

疫情期间,湖北的形势最严峻,他却在大年初四就赶回来上班。

尽管风险很大,家人也很担心,但他仍坚持工作,为湖北人民的生活带去一份便利和安心。

他每天六点上班,七八点才下班,工作太忙,孩子都是由妻子在照顾。

因为工作表现突出,张进成为湖北首批获得专业职称认定的快递员。

“360行,行行出状元。”张进感慨道。

是的,职业并无高低贵贱之分。只要是靠双手去挣得荣耀的人,都值得尊敬。

事实上,近年的互联网,出了若干名校毕业生送外卖,干快递的新闻。在众人感慨落差之大的时候,他们却自得其乐,仿佛已然触摸到苍穹上的点点星光。

北大学子送外卖

去年,《一个北大毕业生决定去送外卖》文章刷屏网络。仅在知乎,就有一百多万人在讨论这篇文章。

当名校毕业生和外卖配送员的身份交织在一起的时候,难免会让人有错愕感。而这篇文章就站在第一人称的角度,解读了这段令人诧异的就业过程。

文章的作者名为张根,是北大硕士。当他临近30岁的时候,对人生产生了迷茫感。“我的人生进入了复读模式。我开始像父辈一样脱发、发福、健忘。”

也许是为了寻找人生另外一种可能,张根披上了外卖员的蓝色制服。“我现在已经来到了你告诉我的底层,你们还能把我怎么样。”每字每句都是对压抑人生的反叛。

送外卖并不容易——

给没有电梯的小区扛矿泉水,累得直喘气;握着手机不停地在寒风中导航,还失手打碎了手机屏幕;宝马车闪着远光,晃得张根连人带车摔在了路上。

但也有让张根感到开心的时刻——

帮助担忧的儿子敲响母亲的家门,得到了顾客的感谢。收到装着春联、窗花和干果的福袋,与同事一起欢呼。

渐渐地,张根感受到了,送外卖对于他的人生来说,应该是“一块粗粝的磨刀石”。

这份工作磨去了他身上的锋利,让他认识到,自己往后可以接受任何一份工作,并把它安稳做好。

“我觉得需要一把改变现状的钥匙,为此我尝试过很多种摆脱焦虑的办法,都不太奏效。(送外卖)是一种自杀式的方法。”张根说道。

如今的张根,已经辞去外卖员的工作,奔向了职场的大海。

我们无法确定他是否已经找寻到了人生的意义,但他对人生做出的别样的尝试,可能已经成为他宝贵的财富。

“快递和世界史是相通的”

上身灰色T恤,下身黑色短裤,脚上穿着人字拖鞋,在快递堆里穿梭——你很难相信镜头里的这个男人竟然是一名博士生。

男子名叫谭超,是延边大学历史系的博士,也是工作时长长达8年的快递员。

“人穷志短,马瘦毛长。”谭超表示,读研过程中,为了支持学业,他做了很多份兼职。因为快递员自由度最高,他便选择到快递行业打工。

风里来雨来去,一个快件挣5毛,上完课后还要上班,这就是他半工半读的辛酸往事。

当谭超研究生毕业后,当快递员的工资已足够养家糊口,他便坚持做了下来,还成为了山东某大学菜鸟驿站的负责人。

谭超的老师指责他:“高学历的人抢低学历的活,脑子有病。”

谭超则不这么认为,他回击道:“通过学历把人分成三六九等,是根深蒂固的阶级分化思想。不管是做论文,还是说相声,送快递,只要能推动生产力发展,就是个好博士。”

事实证明,如同谭超一般的高学历人才,无论在什么行业,都能闪闪发光。

他曾自行研发过一套编码系统,方便更快在货架上找到快递。这套系统帮助他在8年间送出了80万件快递,送货量相当于普通快递员的两倍以上。

谭超平日里最喜欢研究的,是快递和世界史的关系。

“达到一定境界之后,会发现快递和世界史是相通的。快递不断拓展网点,货物不断流动,生产力不断发展,技术不断先进,就如同世界历史一样。”他的手在空气中舞动,眼睛里都是光芒。

说着说着,谭超又站了起来,帮学生找下一个快递。

“我生本无乡,心安是归处”

很多人认为,高学历人才去干了一份非常普通的工作,就相当于浪费了之前寒窗苦读的时光,甚至是人生的失败者,应该是十分凄惨的。

但是纵观上述三位名校毕业生,我们会发现,他们并不如外界所想的那样。

第一,他们的才华,让他们无论从事什么职业都能变得很出色。

张进靠努力评上了职称。张根靠一篇文章彻底成名。谭超靠自研的系统,收获了他人得不到的业绩。

第二,他们从不囿于世俗下的定义,反而对送外卖和干快递员这件事情十分满足,自得其乐。

是啊,到底是谁规定,月薪5万、开豪车、住豪宅的人才是成功人士呢?才配拥有幸福呢?

内心富足的人,不管是坐在写字楼里,还是骑在电动车上,都能怡然自得。他们,已然是自己人生的成功者。

《人物》杂志报道过一名居住在终南山的诗人,名叫二冬。

大学时,二冬来终南山找朋友,偶然看到了一个破落的院子,于是花4000块买了下来。毕业后,他回到老家,教学生画画, 却感觉到时间在身上流逝的无力感。

于是二冬当即决定,辞职,上山。他回到了终南山,在院子里种瓜豆,养狗,画画,日子过得宁静自在,一住就过了七年。

很多人都羡慕二冬这种生活,觉得他逃离了“被房子和成功信条所绑缚的生活”。

是啊,也许二冬积蓄不多,“社会地位”也不高。但谁又能否定,他这样的田园生活,不是另一种“成功”呢?

白居易曾挥笔写下一句十分潇洒的诗词:“我生本无乡,心安是归处。”

在被社会压力压得喘不过气来的今天,也许我们每个人都需要好好思考,比起世俗给予的荣耀,到底什么才是我们应该追求的。

但愿我们都如诗人狄兰·托马斯所书写的那样——不要温和地走进那良夜,应当在日暮时燃烧咆哮,像流星一样闪耀欢欣。

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作者:电商报

关于我们|诚聘英才|服务与产品|使用与帮助|服务条款|加盟我们|付款方式|友情链接|客服中心|联系方式|征稿启事|返回顶部 ↑
Power by DedeCms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Powered by DedeCMSV57_G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