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机,让快递从天而降

更新时间:2016-11-02 11:34 来源:浙江日报

从今年9月19日开始,安吉县杭垓镇七管村村邮员陈勇的工作变得颇具科幻感:每天早上8点左右,他的手机上会收到一份“航班”提醒,15分钟后,陈勇来到村里的预留“降落场”边,就能看到一架黑色的无人机徐徐降落,打开机身,装载的正是七管村每天的中小邮件。

这是中国邮政在全国开通的第一条无人机邮路。无人机的研发者,正是杭州迅蚁网络有限公司。就在10月底,从杭垓镇到大坑村的无人机邮路也正式获批运行。无人机物流网络,让山区农村投递的“最后一公里”变得轻松而神奇。

手机指令

成本节省近一半

“由于我们业务量扩大、无人机需配组装车间,希望小镇能给我们企业更大的空间……”10月27日上午,记者在安吉县投资促进局副局长任强松那里看到了这样一条短信。任强松告诉记者,这家无人机企业最初想要入驻安吉两山创客小镇被拒绝了,但当小镇看到他们路演后,随即将其纳入园区,发展速度出人意料。

这家无人机企业,就是迅蚁网络;发短信的那位,是迅蚁网络市场拓展负责人庾航。见到庾航的时候,他正跟公司的小伙伴们凑在一起,几十平方米的办公区里摆满了各种无人机的部件。

“这款就是安吉两条村级邮路目前使用的无人机。六旋翼设计为无人机提供了强大的升力和可靠性,即使一侧失效也能正常运行;机身底部有个装货的抽屉,打开后可以把货物放进去,载重可达5公斤,通过邮政运送的报刊、信件以及衣服、鞋子、包包等中小型快件都可以装载。”庾航说,这款无人机外形上没有其他无人机子弹头似锐利的模样,因为相对低空低速运行,空气受阻较小,给它设计了圆圆胖胖的身体,好搭载更多货物。

打开无人机机身上部的隔层,是电池和控制盒等。这里有无人机的大脑。“我们的系统叫捷雁无人机速运系统,内置了迅蚁研发的智能控制系统,通过高精度传感器和机器视觉,能够实现全自动的航路飞行及精准降落。好比是双脑结构,小脑管飞行,大脑告诉它任务。”在迅蚁网络的办公区里,工作人员正在电脑上监测无人机的运行状态。每台无人机在确定飞行邮路后,由技术人员在云端设计好线路、速度和基点,邮政工作人员只需要在无人机出发前将货装好,然后在手机App上选择它的目的地,点击OK,指令被云端接收后就可以开始执行飞行任务。

那么,无人机邮路究竟能节约多少成本?以杭垓镇到七管村为例,中国邮政给出的末端物流成本是每公里8块钱,但无人机邮路,除去首次的航线开通费,每公里的运行成本是4块钱,节省将近一半。

“以前都是靠汽车运输投递到村里的邮政投递点,再从这里由村邮员挨家挨户将邮件送到每户村民的手中,不但耗费人力物力,还不能准时准点送达。我们计算过时间,以往从杭垓镇到七管村靠车行来回起码要一个半小时,无人机投递从空中走,直线距离是10.5公里,半个小时就能完成一个来回。”庾航说,无人机应该要有一定的门槛,不能光卖这个机器,后续的维护运营或许更重要,目前他们仍以迅蚁云平台监控的方式服务用户,让买卖双方的经济效益最大化,“我们的产品一直在迭代,马上要上市的新产品,装载和自动化能力都会更好,将来无人机落到基站上可以自动卸货,自动充换电池。”

试点邮路

瞄准最后一公里

迅蚁网络的办公室墙上,贴了不少团队成员的照片。照片上,年轻的技术人员或忙着调试机组各项功能,或举着偌大的无人机走在路上。照片的背景,几乎无一例外的都在野外。

“这些照片都是我们前几个月试飞的时候拍的。”谈到试飞的过程,庾航说话的分贝提高不少,因为要适应特殊的物流场景,他们放弃了最初的常见无人机模版,重新设计的图纸发到工厂加工出成品后,进行试飞测试。而就在试飞的过程中,无人机到了空中突然就不受控了,团队一大群人开始上山找飞机。

其实,看下迅蚁网络的公司履历,你会发现这是一家资历很浅的创业公司:去年9月在杭州成立,今年2月团队正式成立,4月开始定位无人机物流。但是,再看一眼合伙人名单,你或许会转变观念,这是一家技术很硬的研发型公司:6位核心合伙人全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飞行器相关专业毕业,都在原来的公司担任重要岗位,比如CEO章磊曾担任大载重军用无人直升机研发项目负责人,COO赵亮拥有多年上市公司管理经验,系统开发负责人李洋曾任西门子中国研究院高级工程师。

“为什么选择出来创业?”6位校友一齐放弃高薪稳定的工作筹资创业,这样的案例在创业界虽不是个例,却需要极大的勇气。听到记者的疑问,庾航笑了笑说,为了实现一个梦吧!

“对于无人机我们都太熟了,所以技术不是难题,难在选对方向。我们本来想做亚马逊那种,专做别墅区内的配送,也尝试过跟生鲜平台合作,结果发现这种模式在城市里还很难实现。”庾航说,即便是一群专业对口的人去创业,也免不了面对方向选择时的迷惘,后来他们还想过做安防、农业植保,直到今年4月跟中国邮政接触后,才明确了做无人机物流。

今年7月,迅蚁网络入驻安吉两山创客小镇。在安吉试点无人机邮路,给了他们最合适的切入点。“‘最后一公里’是物流行业的痛点,特别在农村,几乎没有物流会铺到村里,那么很多村民在网上买东西就填不了自己的地址,会降低他们网购的积极性。我们最先试点的安吉杭垓镇,山路较多,镇与村之间的距离刚好可以满足无人机飞行续航的能力,是我们把模式走通、做好市场迭代最好的载体。”庾航说,他们的无人机物流最终目标是农村包围城市,现在他们要进一步优化技术,抢占市场制高点。

先人一步

“黑科技”助阵市场

无人机是个极易被模仿的行业,若要先人一步,就需要不断有“黑科技”来镇守“江山”。

无人机优势的背后首先是创新能力的支持。 相关统计显示,全球80%以上的旋翼无人机专利申请来自中国,可以说中国是目前无人机技术创新动力比较强的国家。不过,各种依靠短线遥控,在无人机上安装摄像头便可航拍、安装检测仪便可巡线等类型的无人机因技术易被模仿,早已开始品牌泛滥。

市场开始瞄准无人机细分领域。打开淘宝首页输入“无人机”,相关搜索达3.8万多个,价格从几百元到数万元不等。细数品类,似乎在各行各业都能看到无人机的身影。如果还有创业者新进入无人机市场,就需要适应新的应用场景,能为消费者带来不一样的体验。记者在搜索引擎中输入“无人机物流”,随即发现淘宝、京东等各大电商巨头早在布局市场,开始了相关技术研发。幸运的是,迅蚁网络抢得先机,率先获得两条航路低空飞行的审批,在两条无人机邮路正常运行后,已经引起了这些电商巨头们的关注。

除了企业自主创新之外,政府出台积极政策进行引导至关重要。庾航说,他们选择从杭州来到安吉,是看到了安吉县政府在空运审批、场地配套、产业集聚等多方面的扶持政策。

不久前,80支国内外无人机队伍来到安吉参加第四届国际无人飞行器创新大奖赛,有8个无人机项目落户安吉;在安吉通航小镇内,无人机产业园(一期)厂房已经开始动工,无人机创新中心1万平方米的科创楼已交付使用;无人飞行器创新大奖赛的比赛场地将被打造成无人机飞行公园,成为航空展览、科普教育和大赛的营地。

“从飞行条件看,安吉净空条件好,天目山系的天然围护为安吉提供了每年长达280天的可飞日保障。”安吉县通航产业办公室相关负责人说,安吉县财政出资1亿元设立通用航空和无人机产业基金,对入驻安吉的无人机创业创新团队,经评审给予50万元至800万元不等的创业启动资金,还每年安排100万元用于青少年航空科普教育。这一系列的政策给予了通航产业发展实质性的扶持与优惠。

业内人士认为,中国之所以在无人机市场占据优势,还要归功于企业与高校、科研院所深入合作开发技术。迅蚁网络,由高校专业团队组成;国际无人机创新大赛上,获得金奖的大多是高校和科研院所,这告诉我们,在无人机行业的推进中,最终比拼的是技术积累,谁能解决痛点,谁就能够取得突破,因为唯有“黑科技”才是第一生产力。

作者:浙江日报

图片新闻推荐

关于我们|诚聘英才|服务与产品|使用与帮助|服务条款|加盟我们|付款方式|友情链接|客服中心|联系方式|征稿启事|返回顶部 ↑
Power by DedeCms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Powered by DedeCMSV57_G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