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柜的布局、成本与收入

更新时间:2017-09-05 09:56 来源:快递杂志

打造最后一公里,一直以来是成为物流领域所要实现的一关。最明显的则是智能快递柜的出现,从目前来看这个项目似乎仍在烧钱中,丰巢、云柜、富友以及中集e栈,它们是如何布局?成本和收入是一个什么现状?

2017年,最让“箱子”(智能快件箱)们始料不及的,便是中邮资本引领的三方资本入股速递易。“城头变幻大王旗”,过去的竞争对手由“民间选手”摇身一变成为“国家队”,与丰巢、富友收件宝、云柜、中集e栈等构成新的市场格局。自此,旧的箱子“江湖”不再,“双核”(中邮速递易、丰巢)引领的新江湖孕育而成。

短期之内,“双核”是否能够进一步进化为“三核”,甚至多核,还有着合理的想象空间。不管箱子江湖各方角色如何变动,内里不变的依然是各方上演的“烧钱”之战。我们深入“前线”,看一看箱子们的钱都花哪儿了。

 

品牌地图

丨丰巢

 

 

丰巢2015年6月成立,至今已有两年时间,虽然时间不长,但全国布局速度惊人。截至2016年年底,丰巢完成全国70余个城市4万套智能快件箱的网点布局。丰巢向记者提供的最新数据显示,2017年年初至今,丰巢又完成了2万多套智能快件箱的布局,总布局数量达到了6万套。

2017年年底之前,丰巢计划在全国完成共7万套智能快件箱的布局,2018年之前布局总量10万套。但是在原有74个城市的基础上,丰巢将暂时不再进入新的城市,而是继续深耕既有城市,提高智能快件箱的布局密度。

目前,丰巢布局重点区域为沿海及内陆省会城市。在社区、办公场所、学校及机关等场景,丰巢的策略是同时推进。在现有进驻场景中,社区所占比例超过70%。

丨富友收件宝

 

 

富友收件宝2014年4月开始布局,目前布局城市数量为72个,与丰巢及之前的速递易(79个)数量相差无几,但铺设的智能快件箱数量为2.4万套。在同一区域的网络密度上较低。虽然布局数量少,但在后期的运维成本方面也减小了很大的压力,其他品牌亦然。

记者从富友收件宝总部得到的最新消息显示,富友正在对目前的网络进一步优化,并且在稳步推进布局的数量,在现有基础上,至2017年年底,将增加铺设6000套左右,总量达到3万套,进一步提高网络密度。富友收件宝重点发展区域为东部沿海及长江沿岸城市,苏浙沪地区更是发展的重点。不同的布局场景,富友收件宝均有所涉及,但主要以社区为主,占比超过80%。

丨云柜

 

 

云柜2014年年初建立至今,最高峰时期进驻150余个城市,后优化至如今的98个城市,进驻城市最多。云柜采取了与丰巢、富友等不同的布局策略,除长三角等重点发展区域外,其他进驻城市主要为二三线城市。目前全国共布局2.1万套智能快件箱,年底前将实现布局2.5万套,继续深耕原有城市,加大网络密度。云柜主攻社区场景,目前布局网点几乎全部专注于社区。

丨中集e栈

 

 

与其他智能快件箱企业都不同的是,中集e栈的网点全部分布于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和佛山5个城市,1.4万套智能快件箱集中于此,网络密度可想而知。中集e栈的策略就是主攻快递业务量最多的几个城市,用最小的成本付出换取最大的运营回报。

2017年年底之前,中集e栈还将在以上5个城市增设四五千套智能快件箱,总量达到1.9万套,深圳、上海布设数量超过4000套,北京、广州和佛山也将接近4000套。中集e栈全部网点集中于居民小区。

从各家的全国布局可以看出,各家的策略并不完全相同,但主要都集中于经济发达和快递业务量较高的城市和区域,如北京、长三角、珠三角,以及内陆省会城市。根据自身情况采取有效的战略布局,将资源集中于快递业发展成熟区,可有效降低在全国“摊大饼”带来的后期运维成本。

但另一方面,快递业仍在稳步快速增长,无论是在覆盖城市方面还是同一城市的密度方面,智能快件箱的布局仍然处在初级阶段,远不能满足日益增长的消费需求。因此,可以预见,智能快件箱未来的市场非常广阔,“箱子”们要走的路还很长。

成本分析

丨采购成本

近日盛传生产智能快件箱的某企业也要上市了,可见快递业为上下游关联产业带来了不少福利。智能快件箱的生产本身会产生成本,其柜体一般采用1毫米厚的冷轧电解钢板,表面喷塑,防止柜体生锈老化;柜门采用2毫米厚的冷轧电解钢板,表面经过电泳处理(防腐防锈),然后喷塑。箱体的成本主要体现在钢板和表面的处理方面。

智能快件箱分为主柜和副柜。主柜是“大脑”,一般集成主控系统、开门系统、液晶显示屏、触摸屏、扫描模块、读卡模块、金属键盘、红外探测模块、网络模块、可拓展监控系统、POS机、身份证验证系统等,副柜则为单一的箱体。

一般情况下,一套智能快件箱由一个主柜配套三组(每组两列)或四组副柜(俗称“一拖三”或“一拖四”),当然也可以配套最少一组副柜或者更多组副柜。据记者向各柜子品牌企业了解,主柜的市场价为15000元左右;副柜成本较低,每组的市场价为4000元左右。如此算来,一套智能快件箱的平均成本在25000元~30000元之间。

丨“箱子”们这些年买设备花掉的钱

一般情况下,每个智能快件箱品牌都有自己的生产企业,也有的生产企业为不同的品牌生产箱体。如丰巢全国有七八家箱体生产企业,分布在全国不同地域,方便箱体资源的就近调配。因此,整个智能快件箱行业硬件成本方面较为透明,箱体外形及技术水平也大同小异。看前表,智能快件箱的投资都是数亿元甚至十几亿元。到今年年底,各品牌智能快件箱硬件投资总和将超过60亿元。

物业租金

“我进你的小区帮你解决问题,你不给我钱倒好,我还得付给你不菲的进场费。”现今再去探讨当初为什么没有培养好物业的消费习惯的问题为时已晚。现状是一线城市如北上广深,二三线城市如各省会城市,甚至是在四五线城市中,智能快件箱进入小区大部分都面临着被物业收取租金的问题。一般情况下,租金一年一付,每套都要收钱。

下表是正常情况下物业收取的租金标准,而在非正常情况即恶性竞争下,一线城市租金高达8000元/套/年。智能快件箱的铺设已经持续了三四年,很多网点开始面临着与物业重新签订合同的局面,如果以现有的租金水平计算,全国20万套智能快件箱每年将缴纳多少租金呢?

 

 

“箱子”们2017年租金猜想

按照80%已进驻的小区向智能快件箱收费计算,各品牌2017年共要缴纳近6亿元租金。从2015年开始,进场租金不断上涨一方面与各品牌间的激烈竞争有关,另一方面与我国物业管理不规范、市场化程度不高、从业人员整体素质不高等也有直接关系。

运维成本

智能快件箱行业是服务行业,有了先期硬件的投入,并向小区物业缴纳了租金,后期还需要运营和维护。运维人员分工不同,一部分人员负责品牌的推广和落地,另一部分人员负责智能快件箱的管理和维护,加上后勤办公人员,就形成了一个品牌在当地的服务团队。

一般情况下,如果是品牌自建的运维团队,团队人员大部分既要负责业务也要负责管理和维护;如果是与合作商(一般是快件箱生产企业)合作,维保工作就会交给合作商,自营人员只负责业务的推广和落地。

总体来看,智能快件箱后期的维保成本与硬件成本和进场租金相比,在所有成本中占比并不高。以中集e栈在上海的直营团队为例,20人左右的维保人员既要负责业务开拓和项目落地,又要维护智能快件箱,每人平均负责180套左右,假如平均每个人月工资为1万元,公司人员一年的开支为240万元。而中集e栈在上海有近4000套快件箱,平均下来,每套快件箱每年摊到的人员成本仅为600元,与进场租金动辄数千元以及硬件设备每年折旧费用相比,已不那么重要。

事实上,在所有人员成本中,整个“箱子”团队的技术研发人员才是真正的核心,是主要成本来源之一,无法用数字来计算和衡量,往往科研人员要占到整个公司总部人数的一半。记者在前线走访时了解到,丰巢目前的研究人员最多,有100余人,富友收件宝、云柜、中集e栈均为50人左右。

其他成本

在其他成本中,最大的一块是日常产生的费用,比如电费。记者从各品牌智能快件箱企业处了解到,一套智能快件箱每年约为1000元,计算下来,20万套一年的电费也达到了2亿元,这些钱也是交给小区物业的。为了节省这一部分成本,智能快件箱企业会与小区物业进行协商,有的电费折合算入了年租金中,多少可以打一些折扣。

此外,还有使用当中产生的通信费用,比如短信。在前期培养用户习惯的过程中,花几分钱给用户发送短信是必不可少的环节。这项费用会随着用户逐渐转化至平台之上而降低,整体看来占所有成本之比不高。

收支明细,到底赚不赚钱?

大家都知道这个行业“花钱”,那么赚不赚钱?在很多次的报道当中,智能快件箱是亏是赚其实已经明了——一直在亏钱。怎样能算出“箱子”们每天亏多少?只要把行业的各项平均成本和各品牌的实际情况相结合进行计算就能大致得出。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算出平均每个格口每天的成本,与格口一天的收入进行对比。

格口成本

格口成本=(年租金+箱子年折旧费+年维保成本+年电费)÷350天÷格口数量÷格口周转率

根据相关企业提供的数据,并通过以上的公式,可以大概计算出智能快件箱的格口成本。为了与格口的收入进行直观对比,此格口成本是建立在周转率的基础之上,并非所有格口的平均成本。

此外,一年以350天计,除去了假期;格口周转率通过日均处理快件量、智能快件箱套数、每套格口数量计算得出,并结合企业提供的数据进行了适当调整;设备寿命均以目前最低的5年计算,实际上智能快件箱的质量在日渐提高,可使用5年以上;在全国广泛布局的品牌企业平均租金以3000元~4000元/年计算;通信费等因为占比太小,所以未计算在内。

需要注意的是,以上成本并未包括智能快件箱企业总部研发人员及其他人员的成本,所以实际的成本会超过以上估算结果。

格口收入

与格口成本较为复杂的计算过程相比,智能快件箱的格口收入比较简单。根据了解到的最新情况,今年以来,绝大部分智能快件箱品牌在全国已经普遍采取了收费策略,虽然在相互激烈竞争中难免采取一些低价竞争及免费策略,但收费的大趋势目前看来不会改变。

目前智能快件箱仍然处在盈利难的阶段。对比智能快件箱的快递收入和成本可以看出,0.3元左右的实际格口快递收入与0.6元~0.9元的成本有着不小的差距。其他收入方面,丰巢目前开展了寄件业务,但整体规模不大,大部分为退换货。

丰巢的广告和电商营收总和虽未透露,但据业内人士推测应该占比不高;云柜和中集e栈除了向快递收费以外,广告方面的收入分别不超过30%和20%;富友收件宝开展金融产品服务成果较为突出,加上便民服务和广告收入,与快递服务费占比相当,达到总收入的50%。

算过了收入和成本,目前智能快件箱行业发展的现状却并不乐观,虽然智能快件箱在末端配送中称得上“神器”,但尴尬的境地却难以摆脱。记者从上述几家企业总部了解到,有几个核心因素导致了盈利难:

一是前期的硬件设备投入巨大,短期内很难收回;

二是高昂的进场费用与设备成本持平,物业公司“想进来就要出更多的钱的想法难以改变;

三是向快递公司收取的服务费很难再提高,与快递基层网点艰难运营、快递员收入不高、“箱子”间的价格竞争有直接关系;

四是物业按照工业用电收取电费,导致电费也是不小的一块成本。

本文转自快递杂志,并不代表中国物通网(http://news.chinawutong.com/)观点,更多有关发货技巧知识、骗术揭秘等资讯,欢迎搜索关注“物流视界”(wlsj56)微信公众号。 如果您有合作意向,欢迎咨询。QQ:2547636413

作者:戴元元

关于我们|诚聘英才|服务与产品|使用与帮助|服务条款|加盟我们|付款方式|友情链接|客服中心|联系方式|征稿启事|返回顶部 ↑
Power by DedeCms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Powered by DedeCMSV57_G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