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进:新形势下的钢铁行业发展机遇与挑战分析

更新时间:2019-03-28 09:12 来源:物流与采购联合会

新形势下的钢铁行业发展机遇与挑战分析

——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副会长蔡进在第十届中国钢铁物流合作论坛上的讲话

2019年3月23日,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钢铁物流专业委员会与上海卓钢链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共同主办,西本新干线股份有限公司协办的“第十届中国钢铁物流合作论坛暨春季钢市研讨峰会”在上海顺利启航,全**协常委、**建国会中央副主席周汉民,中国物流采购联合会会长何黎明,中物联钢铁物流专业委员会主任虞钢,南钢集团总经理余长林等领导出席会议并为大会致辞。知名经济学家、钢铁产业链上下游用户以及金融投资领域的学者、专家共计700余人出席了本届论坛。

此次峰会以“智慧·变革·融合·破局”为主题,力邀国家相关部委、知名经济学家、钢铁产业链上下游用户以及金融投资领域的学者、专家等共聚一堂,结合经济新常态下我国钢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与物流创新发展的重点难点问题,以及行业前沿动态等进行政策性、前瞻性的探讨,把握行业发展脉搏,寻求有效突围之道。会议中,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副会长蔡进在讲话中表示:

我们现在大的环境叫做转型升级的阶段,整个中国的社会经济进入到转型升级的发展阶段,转型升级的目标和方向也很明确,从高速度的增长转向高质量的发展。

从高速度的增长到高质量的发展,它的抓手在哪?也就是转型升级的内涵是什么?每个人都可以从不同的角度去理解转型升级的内涵。我想,转型升级**核心、**根本的内涵就是生产方式的转型升级,也就是生产组织模式要转型升级,我觉得这是**根本的,而且要形成在未来的社会经济发展中,你生产方式的转型要形成未来经济发展的新动能,这是**根本的东西。

从转型升级大背景做比较实际的理解。为什么要转型生产组织的方式?我们现在的组织方式是什么样的格局?我们现在的组织方式就叫做需求规模扩张来推动经济增长的发展方式。

这个发展方式走到今天,还可不可持续?是不是已经走到**,这是我们需要认真去思考的。我们说需求,宏观层面来讲就是三大需求,出口、投资和消费。我们看这三大需求目前的增长状况是什么样,首先出口的需求,过去尤其是我个人觉得2012年是一个转折点,但2012年之前出口还不错,甚至在更早一点就是2008、2009年的经济危机之前,我们主要是靠外需拉动来保持我们经济的高速增长。

那时候的出口都是增长10%、20%,都是两位数。到2012年以后已经是一位数,到2015年、2016年出口是负增长,2017年、2018年虽然情况好一点,但我觉得是阶段性的。发展到今年的一二月份,我们出口的增长0.1%。

今年的出口未必有多大的增长。换句话说,你靠出口来拉动中国经济高速增长为主要方式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早在2012年以前就过去了。

到了2012年以后,理论界也好,我们的政府有关宏观调控部门也好,就提出了一个以内需拉动来推动中国经济的发展。从那时提出了两个概念,一个概念要发挥投资对经济稳增长的关键性作用,要发挥消费对稳增长的基础性作用,一个叫关键性,一个叫基础性。

从那时候开始,我们进入到一个内需拉动外需的经济发展方式,发展到今天,我们先看投资,2012年以后,4万亿是**典型的,确实拉动中国经济保持了比较好的增长速度。但是到去年,我们到去年发展到非常明显的变化,投资的增长速度开始低于整个GDP的增长速度。

去年的投资增长,固定资产投资增长5.9%,GDP增长6.6%,我查资料可能有些遗漏,我觉得是改革开放以来头一次。所以,投资的增长低于GDP的增长,那就意味着你投资的贡献度也低于了GDP的贡献度,至少是不到50%。

所以,投资对经济拉动的关键性作用也开始衰减,今年的一二月份收入好一点,也就是6.1%而已。投资方面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也开始衰减,我们到了2016年、2017年以后,尤其是去年,理论界经济学界里,或者是我们政府有关部门强调的是消费拉动作用,消费升级,靠消费来拉动中国GDP消费增长。

发展到去年,消费是什么状况?消费的增长9%,按社会零售商品总额消费需求增长9%,也是多年来在连续10%,都是两位数增长的基础上,回落到了9%。在七八月份的时候,甚至只有8%。今年的一二月份,我们是消费旺季,又有元旦,又有春节,理应是消费旺季,但是我们二月份的社会零售商品总额可比增长7.1%,是近年来一个**低点。

从这个角度来讲,无论是投资,无论是消费,无论是出口,不管怎么说,从需求侧来驱动中国经济增长的发展方式已经不可持续,包括我们的钢铁产业同样如此。

在这样一个大的背景下,倒**你要转型升级,要从你的需求侧转变为供给侧来寻求你经济增长的新动能,这是我们转型升级的大背景。

从2016年开始,中央提出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我觉得提出这个就是在考虑要从供给侧来寻求一种新的经济增长方式,形成你这种经济增长的内在动力。这个东西不仅仅是我们现在去产能一个简单的事情,它已经形成了一种机制,要形成一种方式,这个方式,我们现在下结论就是供应链,这不仅仅是我们物流领域的事情,虽然是从物流领域开始推动,因为物流是衔接上下游**关键的领域,所以它来推供应链是**合适的。

国际上一些发达国家推供应链也是从物流的领域开始推,所以说我们和中央的有关部门、国务院有关部门一起配合来推这个事情。

我们就要从供给侧发力,寻求我们新的增长方式。

供应链的发力,首先要从纯链上出手,**简单的是去产能、去库存。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过程中,**时间**为受益的是我们钢铁领域。供需之间形成了非常好的平衡关系,你自然而然也就形成一个非常好的效益,这是供给侧发力给我们钢铁行业的红利。

同样,我们不能止步于此,我们把去产能这个事情做好了,我们不能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就万事大吉,这是初步的,我们从钢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也好,或者推动钢铁产业的转型升级,供应链创新和实践也好,我觉得很快要走这几步,**步是要去产能,**步是降成本。

从供给侧来讲,钢铁产业**个所要走的,或者说钢铁产业的**个机遇就是降成本。

我们说降成本是降哪方面的成本?一个企业也好,一个产业也好,你的生产组织经营的成本,无外乎三个方面,一个是劳动力成本,它的上升是不可逆的,一个是原材料成本,它在波动中间也不可逆。铁矿石因为有它的稀缺性,铁矿石用一吨少一吨,总有**铁矿石就没了,所以它也是稀缺性决定它在市场调节波动过程中也是要上升的。70年代石油危机之前,石油才五美元,现在至少六七十美元,高的时候一百多美元,唯有一个成本可以降,物流成本。

成本有很多,每一个生产环节,每一个消费环节,你要完成每一个生产环节,每一个消费环节,你都需要通过物流去实现它。所以说你在完成每一个生产环节和消费环节所形成的成本都是物流成本。

我觉得在降成本这个方面来讲,你要形成一个降本增效的战略目标,就应该把成本笼起来去思考,国务院深刻认识到了降物流成本对增加效益空间,增加国民经济增长方面至关重要的因素。

降物流成本的空间非常大,去年以来大量的文件、大量的措施、大量的政策来降物流成本,但是我们物流成本还是回升的,原因是过去的降物流成本,结构调整也好,减税也好,降成本的空间有限,还是要通过生产组织方式的转型升级来降我们的物流成本。

我们回过头来看,冶金领域,或者是钢铁领域降物流成本有没有空间?我们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也做过一个测算,测算数据没有太公开发表,或者是发表了,没有得到很多方面的响应,但是它非常重要。

我们做产业物流成本的统计是一种抽样调查,基本上八九不离十。我们调查的情况就是钢铁行业2017年物流费用率占你主营收入的比例10%。

这些年来,钢铁的主营业务收入六到七万亿,那就是你要完成七万亿的主营业务收入,你要花费掉七千亿的物流成本。刚才有的专家、有的领导在算,我们这几年很严厉,2016年的钢铁利润是亏损的负600亿,2017年是盈利七百多亿,2018年是四千多亿。这个成本就有七千亿,在降物流成本来讲,钢铁行业还有巨大的空间,我们比较一下,因为物流费用率没有几个国家算,还有一个国家算,就是日本。日本算出来的物流费用率,一般是在5%到6%,按道理来讲钢铁物流成本投入,单位物流成本投入要远远比我们中国大。我们降4%到5%的下降空间,降低4个百分点,那就是2800亿的成本下降,反过来就可以像去产能一样,通过价格的提升,形成你的利润空间。如果降到5个百分点,3500亿,而且是可持续的。不像你今年去产能,明年把产能上去了,那你去产能的红利就没了,去成本形成一种机制是可以固化到新的生产组织方式上,你永远是可以把成本保持在这个水平。

一个方面,未来钢铁行业在转型升级的大背景下**个机遇,我们不能说是挑战,也可以说是一种任务,一个方向,我更觉得是一种机遇,就是降成本,通过降成本形成你的效益空间,通过效益空间的提升,来提升你钢铁的质量和水平。

降成本的路径在哪?从一个产业、一个企业来说,**根本的路径就是转变你的生产组织方式,现在来看单个企业降成本的空间也走到了极限,企业内部的流程优化也好、资源整合也好,内部之间、环节之间的组织协同都做到了**。但是,企业和企业之间还有降成本的空间,还有资源整合优化的空间,通过企业和企业之间,甚至产业和产业之间的资源整合优化,去掉那些重复配置的资源,你的成本一定还能降下来。

通过企业和企业之间的流程优化,你的成本也一定会降下来,也包括你的生产组织结构。这种企业和企业之间的整合、优化、协同,甚至叫融合,这个事情就叫做供应链。

所以说在经济转型,或者是产业的转型过程中,**核心、**基本就是要转变你的生产组织方式,目标就是供应链。这个是我觉得在未来转型升级的大背景下,钢铁行业在经过了去产能的机遇以后,机遇就是降成本,通过创新供应链的创新解决成本。

**个机遇,其实降成本也不是无限的空间,在供应链的领域下,供应链所谈到的是你要保持一个供应链的**有序运行所必要的成本是必须要有的,不是说降成本是无限地往下降就是合理的,要保持一种合理的成本。钢铁行业有三个机遇,产业服务化,这也是****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来的,他在提到创新驱动发展,推动新动能形成的中间,**条就是传统产业的改造提升,改造提升传统产业靠什么?有一个抓手,就是现代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流通业的融合,也就是产业服务化的过程。

钢铁产业的服务化,或者说钢铁产业和我们现代服务业的融合,至少有三个领域一定可以做得到,首先是跟现代物流业的融合,通过这样的融合,来大大提高我们整个钢铁产业的运行能力、运行效率。

还有通过现代物流业的融合,能形成上下游的客户资源整合,形成你更大的钢铁行业发展生态圈。

在这么一个生态圈的基础上,往下还能拓展你更大的服务空间,其中有一个空间,有一个领域需要去做,那就是金融服务,你有了这么一个平台,是基于你在钢铁服务化的基础上金融服务,而不是我们现在撇开你钢铁产业做金融服务的板块,而是基于你钢铁产业服务化基础上的服务延伸提供金融服务。在这么一个基础上,往下还有要做的就是数字化,就是平台。

通过产业服务化的过程,使得你过去刚才行业的盈利,或者价值的创造由一个点形成一个线,甚至形成一个面。我们现在钢铁产业只是产品交换,你的合同就是交易的合同,一买一卖,这个不行。未来,你的合同应该是一个服务合同,你的产品生产出来以后,到**终消费者手里头一篮子的合同。

中间有交易、物流、仓储、流通加工,甚至还包括你的金融服务等等一篮子的服务合同,这样恐怕是未来钢铁行业在服务化发展过程中非常重要的一个发展机遇,使得你钢铁行业的价值由一个点变成一条线,甚至变成一个面,这是钢铁行业发展的第三个机遇。

第四个机遇就是国际化,我们说你在钢铁行业服务化过程中,实际上实现服务化的过程中,就是实现了你钢铁产业的供应链,而且这种供应链是现代化,如果你有数字化服务,可以做更现代化的供应链。

基于供应链的基础上,你国际化才能做得更好。我们先说大的环境,我个人觉得贾老师是**正宗的全球经济分析,我个人觉得未来全球经济的发展,五到十年是两大支柱,一个是基础设施建设,一个是以5G为核心的技术进步。我们先不说5G为核心的技术进步,我们就说基础设施建设,发达国家的基础设施,大家多数人都去过美国,发达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是二战以后50年代初期的,非常的老旧,急于更新改造,特朗普就有这种计划。

还有80年代后起来的新性经济国家,包括印度、巴西、南非等等的国家,他们的经济相当于我们中国八十年代、九十年代,那时中国需要的也是基础设施建设,互联互通提高你的经济运行效率,他们也需要基础设施建设。我们说的“一带一路”非洲地区、中亚地区等等,他们已经进入经济发展开始起步的阶段,也需要我们的基础设施建设。

未来的经济周期非常重要的支撑点就是基础设施建设,全球来看都是这样。现在全球的大宗商品上涨,尽管去年下半年到今年有些放缓,但总的趋势是上涨的,刚才也是一样的。

国际化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趋势,但是国际化需要什么?你钢铁大国是做不了国际化的事情,你一定要是钢铁强国,一定是要由大变强,你们才能抓住国际化的机遇,才能抓住未来五年基础设施建设的机遇,由大到强的核心是你有互联互通的红利,全球的互联互通红利,而互联互通**根本的机制就是你的生产组织方式,就是供应链。

如果说我们在转型升级过程中真正打造出一个非常强大的供应链体系,或者是钢铁产业的供应链体系,你就能抓住第三个或者是第四个发展机遇,国际化的发展机遇。

所以说,转型升级的大背景是必然的趋势,但是转型升级不要把它更多的看成一种挑战,挑战是非常巨大的,但是更多的是挑战以后的机遇,一定要把握。有了这种机遇,就有了这种信心,就不怕转型升级的挑战,钢铁行业就一定能够由钢铁大国发展成钢铁强国。

作者:物通

关于我们|诚聘英才|服务与产品|使用与帮助|服务条款|加盟我们|付款方式|友情链接|客服中心|联系方式|征稿启事|返回顶部 ↑
Power by DedeCms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Powered by DedeCMSV57_G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