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末端突围——多方发力终将奏效

更新时间:2017-04-14 18:17 来源:亿欧网

近年来,快递加盟网点经营状况堪忧现象屡见报端,也让快递企业经营管理模式成为社会关注的热点。加盟与直营模式是快递业发展的客观需求,存在即可合理,但既要确保总部的利益,又要让加盟网点经营者有利可图,并没有那么简单,如何做到企业总部、加盟网点以及服务对象三方利益兼顾,难上加难,该如何破局,值得行业深思。

末端是快递的痛中之痛

在笔者看来,快递企业加盟网点经营能力问题,看似是一个独立的个案,实则是冰山一角,反映了当前快递末端的生存困境。

中国快递的发展得益于电商的发展。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快递业务量突破310亿件,其中60%的业务量来自于电商平台。从快递的操作模式来看,一票快件从“收”到“派”需要四个环节:收、转、运、派。

“收”即收件。由于高度依赖于电商,快递的收件非常集中。一个日发件量在上千票的淘宝客户,收件仅需一两个小时,所需的人工也就一两个快递员。因此,收对快递而言,并不是难事。

“转”即中转分拨。快递发出来后只有通过转运中心的分拨才能发往全国各地。以往快递发展太快,经常因为分拨中心场地太小而爆仓。现在随着主流快递的上市、融资,分拨中心的建设力度大大增强,场地面积、分拨效率等都得到极大改善。因此,分拨环节的问题并不严重。

“运”即干线运输。城市与城市之间的运输,一般都是通过干线运输完成。目前整个物流行业运力供过于求,车辆严重过剩。快递公司为降本增效,纷纷将干线运输外包出去,用社会化方式解决运力不足的问题。现在干线运输业务的竞争也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程度,运力不足的问题也迎刃而解。

“派”即快件的派送。按照国家相关规定,快递提供的是“门到门”的服务,即快递必须派送上门。由于收件的地址是高度分散的,因此派件需要一票票地派送,这对人工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据统计,目前一个业务员平均一天的派送量在100票左右。随着快递业务量的增加,派件需要的人工会越来越多。当前中国每天有8600万件快递寄出,未来这一数量将达到每天2~3亿件。快递量会持续增加,而人工却不会相应的增加。中国劳动力人口在逐年减少,新一代的年轻人选择工作强度大、生活保障少的快递工作的意愿逐渐下降,再加上送外卖、同城O2O配送对快递人员的吸引,快递末端派送人员的增长速度必定会低于行业业务量增速,因此末端靠传统人工派送的方式是不可持续的。人员缺位是末端派送问题的导火索,个别基层网点倒闭事件,就是这一问题的突出表现。

中国适龄劳动人口数及变化

 

中国适龄劳动人口数及变化

 

快递行业从业人员工资增长迅猛

 

快递行业从业人员工资增长迅猛

 

造成基层网点生存艰难的另一个原因是市场竞争造成的利润触底。当前快递的竞争已经到了相当惨烈的地步,平均一票快件的收件价格从2010年24.6元降到目前的12.8元。淘宝价格更是低到3元/公斤。这样的价格水平,导致利润极低。

2010-2016年快递单票价格(元)

 

2010-2016年快递单票价格(元)

 

快递的竞争之所以如此惨烈,源于产品的高度同质化。“三通一达”的业务多数来自于电商平台,这就导致产品没办法差异化。为了抢占市场份额,只有不断降价。一票件很难赚钱,但可以通过很多票来赚钱。

“三通一达”普遍采用的是加盟模式,即各个网点是总部的加盟子公司,独立经营,自负盈亏。这种模式的典型特点是总部和基层网点独立运作。

基层网点要生存,就必须要赚取利润。快递公司总部盈利是建立在票件量基础上,收入主要是收取面单费,票件量越大,总部盈利越多。一票件只要收进来,总部就会盈利。从这个意义上讲,总部和基层网点的诉求是不一致的。

在现实中,总部为了达到一定的票件量目标,会给网点制定业务目标,达到了给予奖励,达不到会进行惩罚。这在管理上本无可厚非,但在执行中往往存在目标制定过高,或者业务目标与区域实情不相符合,最终导致基层网点达不到业务目标而被总部罚款,这使本来就利润微薄的网点雪上加霜。政策执行久了,扛不住的基层网点就会倒闭或者退出。

总部与基层网点的博弈

 

总部与基层网点的博弈

 

此外,随着电商的成熟以及消费者品牌意识的觉醒,电商呈现明显的集中化趋势,即少数电商的发货量越来越大,而多数小电商陷入停滞或倒闭状态。典型的表现是,B2C交易量超过了C2C。

电商的集中带来的直接结果是快递发货量的集中,原来发货都是从淘宝卖家发出,现在则从仓库发出。随着仓配一体化的成熟,快递发件量的集中度将进一步提升。这意味着,越来越多的网点沦为派件网点。

快递基层网点利润来源发生变化

 

快递基层网点利润来源发生变化

 

快递是网络型组织,“三通一达”最开始组建网络的时候,派件都是免费的。后来随着地区间业务的不均衡性加大,有偿派费开始推行。派费设计的初衷是为了保障派件网点的基本开销,网点要想赚钱,最终还是要靠收件。但快递发展至今,越来越多的网点沦为派件网点,即派件量明显大于收件量。

收件不仅少,而且由于竞争的缘故,收件价格很低,通过收件已经很难赚钱,这样派件费用就成为网点生存的重要甚至唯一利润来源。在这种情况下,派费已经从基层网点的成本中心变成利润中心。但总部对派费的认知与定位并没有发生明显变化,这使得派费政策还是延续原有的模式,从而与实际情况发生偏离,最终导致的结果是基层网点大面积陷入亏损。

双壹在今年2月份曾经做过一个基层网点的调研,数据显示56.5%网点目前处于亏损或严重亏损状态,盈利网点的比例仅为22.3%,表明当前的基层网点生存状况极不乐观。

基层网点盈亏状况(N=835)

 

快递基层网点盈亏状况

 

快递末端破局需多方努力

要解决基层网点的生存困境,需要企业、政府、公众的共同努力,单纯依靠某一种力量很难奏效。

首先是企业自身,解决问题的关键在总部。快递企业总部要充分认识到基层网点目前的生存困境,需要改变对网点的认知,进而在政策上进行改变。要保障基层网点的稳定性,防止罢工、倒闭事件的发生,最有效的方法就是上涨派费。派费上涨,基层网点利润增加,员工待遇提升,人员稳定性增强,才能使收件和派件服务质量得到保障,客户满意度提升,快递使用频次增加,从而形成良性循环。因此,要保持末端的稳定,最有效的方式是提高派费。

长期以来,行业内流传着这样一句话:谁先涨价谁先死,谁不涨价谁等死。派费上涨,必然会导致快递价格上涨,这会引发价格敏感型电商客户的流失,进而影响企业的总体业务量。

因此,总部在是否涨价的决策上面临着博弈困境,主要的博弈点存在于不同快递企业的涨价行为以及由此引发的市场份额的变化。

涨价是一个技术活,既需要企业自觉,也需要政府干预,两者缺一不可。

快递涨价是市场行为,但要真正涨起来,尤其是涨到基层网点、涨到快递员头上,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通达系属于加盟模式,这种模式最大的弊端是政策不容易落实到位。此外,涨价也会影响市场占有率。

完全市场化行为会导致恶性竞争,引发“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这对快递行业来说非常明显,当前末端服务质量低下,但是任何一家企业都不敢率先涨价,为了提升服务质量而采取涨价策略的“良币”必将受到低价策略的“劣币”蚕食,使得行业陷入“谁先涨价谁先死”的魔咒,这极不利于行业发展。

快递末端问题的解决也离不开公众的理解与支持。长期以来,快递提供的是“门到门”的服务,消费者习惯已经养成。未来随着末端的变革,快递将从“行商”向“坐商”转变,将逐渐由送上门向送到楼转变,消费者也需要逐渐适应,否则就会引发快递员与消费者之间的矛盾。

事实上,当前的快递投申诉规则过于偏袒消费者,消费者随便一个投诉电话,都可能引发总部对快递员、基层网点数十倍甚至上百倍、上千倍的罚款。

一味地偏袒消费者,会让快递从业者没有尊严,最终很容易导致极端事件的发生。快递员大都来自农村,文化程度不高,每天干着最累的工作,社会如果既不能保障其收入,也不能给予其尊严,最终很容易导致极端事件的发生。

快递企业加盟网点的不稳定性给高速发展的快递行业蒙上了一层阴影,但不可否认的是快递仍然是一个朝阳产业,未来仍有比较大的发展空间。当前快递行业遇到的问题都是发展中的问题,实属正常。

这次事件把问题暴露出来,给整个行业提了个醒:末端是快递的痛中之痛,不解决这个问题,快递业的整个发展将受到极大限制。试想,如果没有成千上万的加盟网点,那么还怎么支撑中国快递业务量世界第一的大国地位?从这个角度上讲,解决末端问题,是中国快递做大做强的基础。

快递发展至今,已经成为人们生活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数据显示,2016年人均快递量达23件,快递俨然已成为民生工程,其公共性的属性越来越明显。既然具有公共属性,政府就不能把快递作为完全的市场行为去对待,而要切实担负起政府应有的职责。在快递涨价这件事上,政府不能放任市场的自发调节,而应承担起市场补位的功能。

政府可制定“快递员最低派费保障”制度,通过最低限价保障基层的利益,从而倒逼快递企业总部涨价。政府只有通过保障末端网点、基层员工的切身利益才能达到限制恶性竞争的目的。

君不见,网点倒闭、罢工,最揪心的是收件人,是消费者。因此,快递适度的价格上涨,对消费者、对基层网点、对企业总部、对电商卖家都是有利而无害的。

因此,在当前的局面下,上涨派费是唯一破解基层网点生存困境的解决之道,而派费上涨的成功,既需要企业总部的自觉,更需要政府的干预。

此外,政府还需要加大对快递基础设施的投入力度,保障快递能够进社区、进校园、进农村。政府要充分认识到快递末端的公共属性,单一靠市场很难解决目前的生存困境。从长远来看,建立在人工基础上的末端服务模式很难具有持续性,因此政府要鼓励多种末端形态的发展,要把一部分公共资源向社会开放,形成政府引导、市场主导的良性局面。

现在围绕末端的创新、创业很多,如智能快递柜、社区驿站等,但无一例外,它们目前都存在着进小区难、进校园难的问题,生存状况都不容乐观。政府只有将快递末端纳入到公共服务体系中,通过支持、引导末端建立共建共享机制,使得每个小区、每个学校都有公共服务职能,都有快递的公共空间,这样才能从根本上解决快递末端派送难的问题。在宣传方面,政府也不宜再宣传快递“门到门”服务,而应该逐渐引导消费者接受自提模式。

作者:中国物通

图片新闻推荐

关于我们|诚聘英才|服务与产品|使用与帮助|服务条款|加盟我们|付款方式|友情链接|客服中心|联系方式|征稿启事|返回顶部 ↑
Power by DedeCms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Powered by DedeCMSV57_G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