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实名制在路上:执行遇冷、信息安全隐忧待消解

更新时间:2017-10-19 08:46 来源:财经杂志

中国快递实名制迈出重要一步。国务院法制办发布的《快递暂行条例(征求意见稿)》(下称“意见稿”)已征求意见完毕,其中规定应实名收寄物品。若这一法条草案不再修改,意味着快递实名制将明确写入行政法规。

立法之外,执法环节也加大了力度。近日,在快递实名制专项整治行动中,温州市瑞安等地的申通、圆通30个快递网点,因未落实快递实名收寄、开箱验视等规定,涉嫌违反《反恐怖主义法》被查封。

虽然快递实名制作为行业标准施行逾一年,但仍有使用化名收寄件的情况,这带来诸多社会治安隐患,权责明晰的立法被寄望改变这一局面。

但实名制的反面,则是用户关于个人隐私泄露的担忧,这一矛盾,仍需构建成熟的法律体系予以解决。

实名制势在必行

7月24日,国务院法制办发布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于8月25日截止。意见稿明确,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收寄快件,应当对寄件人身份进行查验,并登记身份信息,寄件人拒绝提供身份信息或者提供身份信息不实的,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不得收寄。

这意味着,中国快递实名制向前迈出立法上的关键一步。

关于快递实名制的讨论早已有之,但目前,中国许多快递服务处于“未强制实名”状态,即实名和匿名并存。

电商行业的迅速发展带动了快递业的狂飙突进。国家邮政局发布的《2016年中国快递发展指数报告》显示,2016年,中国快递业务量首次突破300亿件大关,达到312.8亿件,规模继续稳居世界首位。

不过,在这些数量庞大的包裹中,内含毒品的“致命快递”、夹带假发票的“逃税快递”、藏匿火药的“炸弹快递”等藏身其中,带来多种社会隐患。

2017年7月下旬,广东警方破获的一起涉枪违法犯罪案中,一举打掉20多个贩枪网店,缴获枪状物140余支,枪支零配件1600余件,其中缴获寄送的枪状物及配件快递件15个,捣毁仓库窝点及快递网点各1个。广东省公安厅刑侦局政委梁瑞国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称,嫌疑人由物流寄递运送枪支弹药是网络贩枪犯罪的重要一环。

根据中国邮政局市场监管司的不完全统计结果,仅2010年,中国就查获大量通过快递渠道运输的违禁品,包括毒品案件327起、其他各种危险品案件1400余起。

除此之外,快件丢失、快件损毁、快件莫名被他人代签的混乱现象,也严重影响快递业的客户满意度。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监测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中国网购用户达到5.16亿人,快递业务量完成173.2亿件,常态化进入单日快递亿件时代。

快递业的井喷式发展,让监管变得愈加困难,匿名情况下收寄的快递让用户处于一种非评价状态,容易让不法分子钻空子实施违法犯罪。此外,冒名代签快件屡屡发生,事后无从追查。

2010年8月至次年8月,公安部在浙江绍兴25家快递企业进行为期一年的快递实名制试点。试点一年间,绍兴公安机关通过调查寄递物品的收发信息记录,准确锁定一名走私自制毒化学品的犯罪嫌疑人,成功侦破一起目标案件,截获两起通过寄递方式贩卖毒品的特大案件。

在此背景下,国家相关部门推行系列规定,进行全国范围内的快递实名制尝试。

2015年初,中央综治办联合九部委下发《关于加强邮件、快件寄递安全管理工作的若干意见》,明确指出2016年以后,将实行全快递行业的实名收寄,要求寄件人出具有效的身份证件并登记相关身份信息后,快递公司才能收寄。

2015年11月1日,国家邮政局开始推行快递实名制,要求快递员对寄件人的电话号码及相关身份信息比对核实后才能收寄,并计划在2018年底前基本实现全覆盖。2016年6月1日,国家邮政局出台的《快递安全生产操作规范》正式实施,根据要求,除收寄快递必须出示本人身份证等有效证件外,快递单必须实名,并且需要先通过快递员检查验示。

执行遇冷

尽管快递实名制早有规定,然而实践中,执行多有不力。

一名快递员告诉《财经》记者,其所在公司从去年年初就要求寄件时实名登记,但只在全国“两会”等特定时间段严格执行;除身份证外,工作证等证件也可成为实名登记的凭证。这名快递员认为快递实名制的目的在于防范违禁品运送,因此公司也只重点要求了寄送快递时现场查验物品,并未过多强调违反实名寄件的后果。

另一名快递员介绍,当用户被告知出示身份证才能寄件时,许多人表示“那算了,换一家不用身份证的去寄件”。为此,其“损失”了多名客户。

实名制登记也增加了快递员的时间成本,“一个小件抽成也就1.1元左右,登记实名信息会耽搁以往寄两个件的时间,非常不划算。”另一家快递公司员工则称,为防止监管人员冒充用户钓鱼执法,对未实名寄件的快递公司处以罚款,他们一般只会对站点内的生客寄件要求出示身份证,熟客寄件则免去实名登记这道工序。

实行实名制的难度不仅在于公众的心理层面,还在于缺乏确切的法律后果。这也是快递公司面临的难题,加之没有现实利益,所以快递公司对政策规定更愿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意见稿规定,寄件人交寄快件,应如实提供寄件人和收件人的姓名、地址、联系电话。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应对寄件人身份进行查验,并登记身份信息。如果寄件人拒绝提供身份信息或者提供身份信息不实,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应不予收寄,否则邮政管理部门将依照《邮政法》《反恐怖主义法》的规定予以处罚。

根据《邮政法》,快递企业不建立或者不执行收件验视制度,邮政管理部门可以责令其停业整顿直至吊销其快递业务经营许可证;根据《反恐怖主义法》,对未落实安全查验的快递企业最高可处10万元以上、50万元以下罚款。

业内人士认为,意见稿将实名制收寄由规章文件上升为国家行政法规,将会实质性推进快递实名制。

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律师邓志松告诉《财经》记者,《邮政法》《反恐怖主义法》仅有部分条款涉及到快递实名制;快递实名制目前并无专门法律法规,整体还是以规范性文件、部门规章为主,法律效力有限。

意见稿将快递实名制上升为国家行政法规,位阶更高,并且有明确的法律后果,执行力和约束力都进一步加强,由此前的强调指导性、建设性转变成强制性、规范化,呈加快趋严的态势,可谓“扎紧了快递实名制的篱笆”。

实名制在法学界引起的最大争议莫过于国家公权力与公民私权利之间的抗衡。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认为,快递实名制作为一种公共政策,可以被认为是一种公权力的代表。类比火车票实名制有效遏制了“黄牛党”,他认为,实名制在根本上是有益于用户的,除寄送危险品,还有一些利用快递进行的行贿等腐败行为,都可以从源头上避免,从而保护了用户人身、财产方面的权益。

除此之外,从公平竞争角度而言,国家邮政快递实施实名制寄送,民营企业控股为主的快递公司也应当采取实名制,以营造市场平等竞争格局。

2012年2月23日,作为快递“国家队”的邮政快递率先推行快递实名制,但是民营快递并未跟进。

个人信息安全隐忧

“快递实名制,我是拒绝的。”快递用户张姣姣(化名)对《财经》记者说。

她坚决的态度源自一次不愉快的遭遇——因为对一位当红名人的评价不同,张姣姣与一名网友在微博上发生了争吵。对方心中愤恨,开始“人肉”张姣姣,通过翻找其微博,得知其不久前刚收到一个快递。

“根据我发微博的常用定位,网友找到了那家快递站点和联系方式,花钱买到了我的家庭住址和电话号码,贴在了我一条微博的评论里。”张姣姣说。

“我通过你的快递就能查到你,信不信马上‘人肉’到你家。”网友的恐吓令张姣姣烦恼无比。此后很长一段时期,她不仅关闭了微博,也在网购时使用化名收快递。

经历了从实名到化名后,张姣姣认为,实名制寄送快递时要提供身份证件的要求会进一步加大信息泄露的风险,“像是裸奔”,她不愿再冒这样的风险。

张姣姣的担心不无道理。中国互联网协会发布的《2016中国网民权益保护调查报告》显示,去年中国4.8亿网购用户中,超过半数在网购时遭遇个人信息泄露。仅2015年,有统计的全国快递企业重大信息泄露案43起,泄露包含消费者个人信息数据的订单达上百万张。

就算不抄录身份证号,一张快递面单上也至少包含姓名、手机号、家庭地址等多项信息,都涉及用户的个人信息和通讯秘密。

对此,刘俊海强调,保护隐私权是推行实名制的前提和基础。

“过去快递侧重快件安全,即不要丢失损毁,不寄违禁品,此次意见稿写入大量信息安全的详细规定。”永驿物联智库负责人邵钟林介绍。

意见稿不仅明确强调快递从业人员不得泄露用户信息,而且还规定,发生或者可能发生用户信息泄露的事件后,快递企业都必须要采取补救措施,并向当地的邮政部门报告。邵钟林说,这说明对于个人信息的保护,贯穿于寄送服务的事前事中事后整个过程。

2015年11月,国务院法制办公室已就《快递条例(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这被认为是意见稿的前身。

对比两份征求意见稿,新版意见稿在实名制规定中新增“不得在快递运单上记录除姓名(名称)、地址、联系电话以外的用户身份信息”;在保护信息安全方面,新增加强诚信体系建设,建立健全快递业信用记录;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应当实行快件寄递全程信息化管理;采取有效技术手段保证用户信息安全;泄露信息、未定期销毁运单的企业将面临最高10万元的罚款。

实施实名制的前提条件

邵钟林介绍,依托国家邮政局开发的寄递公共服务平台,形成实名信息数据单向封闭流动,将有力推动实名制落地。“过去试点的做法是,每个快递小哥带一个身份证的扫描仪,成本高、难度大,也有泄密风险,这次是借助新技术手段。”

国家邮政局针对大型快递企业开发了“企业版”实名收寄信息系统,由企业总部将前端采集的实名信息统一上传至国家邮政局信息监管平台;针对个人用户以及小型快递企业则开发了“公共版”实名收APP“安易递实名寄递公共服务平台”。

邮政管理部门还可利用安易递监管版APP,在快递企业现场通过扫描面单信息或者收派员身份证、手机号抽查每一票件的实名制落实情况。

2017年4月开始,中国153个城市启动了实名收寄信息系统推广应用试点工作。截至6月底,国家邮政局实名信息监管平台共接入邮政EMS、顺丰、申通、中通、圆通、韵达、百世等主要品牌寄递企业数量达10家,占行业业务总量约90%。

圆通速递有限公司CEO相峰向《财经》记者介绍,圆通已经开发并投入使用该实名制收寄系统。对于首次寄递客户,系统将验证其身份信息,该信息会上传至国家邮政局的信息数据库里,通过系统操作,为客户生成一个独一无二的赋码,相当于一个“认证码”,意味着身份验证成功。

之后,快递员上门收件时,查验包裹、赋码、身份证和人缺一不可,查验之后才可以寄递。经过第一次的验证登记之后,以后再寄件时,快递员只需要扫描赋码就可以。

除此之外,行业自律也是重要的管控方式。“快递实名制信息流经快递企业之际,必须警惕企业利用消费者信息联合套利的行为。这也要求快递企业提升信息安全意识并建立内控机制,并定期销毁快递运单。”快递行业专家赵小敏认为,类似情况一旦发生不仅要追责当事人,还应追责至企业主体,直至吊销其经营许可证。

今年6月初,菜鸟网络发声明称顺丰速运突然宣布关闭对菜鸟的数据接口,建议商家暂时改用其他快递公司发货;而顺丰则表示,是菜鸟封杀顺丰旗下丰巢快递柜数据。在这场顺丰速运与菜鸟网络的数据接口之争中,双方均指责对方超过合理范围调取己方用户数据,暴露出对用户个人信息进行第三方共享中的焦点问题。

刘俊海建议,在快递业迅速发展而快递公司规模、经营理念不一的情况下,应该尽快建立诚信奖励机制和信用缺失制裁机制。“快递企业对于提取到的实名信息要严格保密,要作为一个企业估信力的重要指标。市场选择谁,将以快递企业的真实全面信用记录为前提。”

相较于实名制,中国个人信息保护的立法力度也在加强。《网络安全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等一系列法律都有个人信息保护方面的规定,《刑法修正案(九)》将侵犯个人信息行为入刑,今年6月1日生效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更详细解释说明了《刑法》的相关条款。

邓志松表示,个人信息泄露的行政法规约束企业,令行禁止,直接有效;但是刑事司法方面,还有大量案件未有效查处,这是现实困境。美国遭遇“9·11”事件之后,基于防恐考虑,强制快递企业实行实名制,但是美国有较强的隐私和信息保护文化氛围,相应的刑事执法也非常严厉,所以推行比较顺利。

“快递用户只用按照法律法规提供必要的信息,如果快递企业又额外增加提取信息要求,用户有权拒绝,而且可以举报,遭遇侵权可以提起诉讼以主张权利。”刘俊海说,实名制不能牺牲和伤害隐私权的价值,如果保护不到位,实名制宁可让位于个人信息安全。

本文转自财经杂志,并不代表中国物通网(http://news.chinawutong.com/)观点,更多有关发货技巧知识、骗术揭秘等资讯,欢迎搜索关注“物流视界”(wlsj56)微信公众号。 如果您有合作意向,欢迎咨询物通网小编QQ:2547636413

作者:刘甦 史婉霜

图片新闻推荐

关于我们|诚聘英才|服务与产品|使用与帮助|服务条款|加盟我们|付款方式|友情链接|客服中心|联系方式|征稿启事|返回顶部 ↑
Power by DedeCms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Powered by DedeCMSV57_G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