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通“兔喜”浮出水面,快递末端怎一个“江湖”?

更新时间:2020-01-15 17:30 来源:快递杂志

在北京市顺义区李桥镇有一个“奇特”的小区,因为挨着首都国际机场,这个小区里的居民大部分都是空乘,也有不少机组成员,所以很难在小区里看到居民来来往往,大家经常一天到晚甚至三天两头不在家。而这也让快递上门送件犯了难。对快递员来说,小区里仅有的两组丰巢快件箱严重不够用,放小卖部和物业也不是长久的事。不过,最近几个月,这里开起了一家名为“兔喜”的快递超市,缓解了末端派送的难题。

一花独放不是春

苏活小区“艰难”的派送环境困扰了程文科3年,这3年也是他加入中通开始快递生涯的3年。

“小区17栋楼,中通每天有200多件快件,2个丰巢快件箱根本不够用。80%的快件需要上楼派送,关键是绝大部分客户都不在家。”程文科对记者说,半年前,他就想在小区里开一家快递超市,但是末端品牌五花八门,一直没定下来,几个月前听说中通有自己的品牌“兔喜”,就毫不犹豫地加入进来。

苏活小区兔喜快递超市位于10号楼的底商。1月8日上午,记者在这里看到,50平方米的场地上,几排货架上整齐地码放着几百件快件,收件人只需提供手机号后四位即可实现快速取件。“兔喜后台系统很好用,大部分快递品牌都可实现录入,并且快件还可以自动编号,取件时按照自动生成的编号,一目了然。”

“兔喜”的名字随着其在末端的迅速布局而蹿红。中通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中通快递旗下的兔喜快递超市自2017年启动加盟,依靠先进的IT系统和稳定的服务质量迅速在全国范围内铺开,目前已有上万家。中通快递集团董事长赖梅松表示,末端门店可以和广大消费者建立有温度的、直接的联系,对供给端和需求端起到很好的直链作用。在2020年的规划中,末端建设仍将是重点推进的项目,中通将通过商业、传媒、供应链等生态圈产业为末端门店更好地赋能。在全国各地迅速生根的快递驿站就是快递末端服务平台的典型创新,它不仅为包裹提供了安全可靠的存放空间,也为更多人提供了创业就业的平台。

在兔喜快递超市的加盟商中,除了多年的快递从业者,还有大量快递业新人,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做过小生意的中年人、从企业离职的创业者……各行各业不同背景的人们,汇聚到高速增长的快递行业,用双手开创自己的事业。

“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随着快件越来越多地在末端聚集,打通末端梗阻成了各快递企业的当务之急。当然,“最后一公里”市场也成为各大企业竞争的又一片蓝海。

圆通妈妈驿站更早布局末端。妈妈驿站是圆通速递旗下为快递末端“最后一公里”派送难题提供的整体解决方案,为社区居民提供快递收寄服务的开放平台。据记者向圆通总部了解,截至2019年年底,圆通共有妈妈驿站3万余家,其中标准形象店1万余家,代理合作点2万余家,覆盖全国90%的地级市和乡镇,日均操作件量600万件,服务近亿消费人群。

菜鸟驿站捕捉末端的变化更为敏锐。根据公开资料,在更长时间的布局中,在全国曾有超过4万个菜鸟驿站构成菜鸟网络的城市末端网络。近日,据记者向菜鸟网络了解,现在菜鸟驿站覆盖超过280个城市、1900多所高校。2019年,菜鸟驿站每日处理包裹量同比增长超100%。在快递的末端,菜鸟驿站成为各大快递公司“最后一公里”配送的有效补充。例如在市区,菜鸟驿站开发的社区配送解决方案结合了小区、校园站点以及居民区的自提快递柜,为消费者提供多元化、可选择的便捷收件服务。

除快递公司和菜鸟陆续涉水末端布局外,不少第三方也加入了“分蛋糕”的行列。

从面向消费者的“微快递”到面向快递员的“快递员APP”,再到综合型的“快宝驿站”,快宝网络在不断摸索中不断成长。据记者向快宝网络了解,目前快宝网络定位于三四线城市,正以快宝驿站为核心,通过“快递+新零售”整合当地的快递资源。快宝已布局百余个城市,门店超1.2万家。

之前被贴上“校园”标签的递易科技亦将目光从校园转向社区,逐渐撕掉身上的标签。据了解,递易目前在全国与各种品牌合作的驿站约有1000家。

牵一发而动全身

兔喜超市给程文科带来了很大的改变。

“因为小区住户没有多少人在家,以前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爬楼上。现在除了一小部分家里有人可以上门派送外,其他都放在了快递超市。”程文科说,兔喜每天为他节省约2小时的派送时间,他可以将更多的精力放在提供收件服务,增加收入。

“每天超市上架400多件快件,大家回来以后可以在9:00~21:00来取件。超市刚开了3个月,同等条件下收件大约比以往增加了10%。”程文科一边为一位刚下班的空姐拿件一边对记者说。他与前来取件的小区住户的熟络程度让记者十分惊讶。“我对小区里的每一户居民都很熟悉,日常大家都相互照应,有什么需求都可以随时沟通。”程文科说,兔喜加深了他与用户之间的联系。因为深耕小区,他几个月来都是“零投诉”。

在妈妈驿站,门店在发挥着同样“神奇”的作用。

圆通速递上海菏泽路分部陈经理告诉记者,门店模式下,网点的收入有了明显的变化。因为快递员有了充足的时间,可实现15分钟上门取件,所以同样区域内收件量也从以前的不足200件增加到了400件,且多为散件,利润较高。在所有收件中,寄件人上门寄递的就有30多件。“这都是门店的功劳。”陈经理说。而且,因为有了门店,圆通妈妈驿站的功能便直接嫁接过来了。现在,菏泽路门店不但每天有170多件圆通自己的快件实现了附近收件人自提,其他快递品牌的快件也有200多件放入门店,不仅节省了人工,还额外增加了收入。在“门店模式”下,散件揽收数量增多,派件延误率和投诉率降低,增加了快递员的收入和快递公司的营收,经营进入良性循环。

“妈妈驿站以快递服务为切入点,逐步融入百姓生活,惠及百姓民生,是共享、共建的开放服务平台。妈妈驿站是圆通末端服务架构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圆通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除了为用户提供更加便捷的服务、减小快递员和快递网点压力这些直接的影响外,未来末端的布局将对现有快递运营体系产生深远影响。

“一是末端方式管理的改变。未来用户自提的比例将不断提升,对末端驿站的依赖度越来越高。快递公司之前只管理业务员、承包区,大部分不与末端发生直接关系的状况将改变,变为直接与末端合作、直接管理,由粗放管理转变为精细化管理。二是客诉规则将发生变化。客户自提率的上升必然导致以业务员派送为维度的客诉规则发生改变。三是路由规划、操作模式将发生改变。以前快件由业务员分拣配送至末端,未来配合自动化及段码设置,末端站点的分拣可能前置到转运中心,并由网点规划路由统一配送至末端。”

末端的碎片化决定模式的多元化

行业已经进入“600亿时代”,不久后将来更会进入“千亿时代”。当末端一个小区的快件由几千件变为上万、几万件,末端服务形式是否会改变?

业内专家告诉记者,行业发展的历史将是未来前进的明镜。从快递总部开始萌芽,到总部统领下的省市分拨,再到县乡末端网点的构建,快递总是随着业务量的增长和市场的不断下沉出现一级一级规范的组织。当社区、村庄等末端快递业务量渐成规模时,同样也需要去规范和组织。至于组织的形式,只有多元化才能满足多维度下用户的个性化需求,单一的智能快件箱和人工驿站,或者固守单一品牌时,都很难“一招吃遍天下”。

中通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兔喜是一个开放的平台,除中通之外的快递公司、第三方都可以合作。圆通相关负责人亦表示,除妈妈驿站外,圆通与其他末端品牌的业务合作也是重中之重。“圆通会加强与菜鸟驿站的战略合作,依托菜鸟及圆通双方网络,共同布局,共建共享;同时深化与第三方末端品牌的合作,充分利用现有末端资源,在系统和业务板块上进一步交流,合作共赢。”

小驿科技创始人郑锦阳告诉记者,快递末端的碎片化决定着末端多元的形态并存,如驿站、智能硬件、物业等。驿站从产业角色上说是成本中心,从快递服务的角度上看是服务转型,从功能上来说提高了投递员的投递效率,从商业价值的逻辑来说“配”是在电子商务生态体系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单一的任何一种末端形式都无法体现服务的所有本质——满足收件人的不同投递服务需求,确保用户完美体验。末端驿站未来趋势的发展可以理解为快递公司更小更前置的公共“服务站点”,通过软硬件技术有效地解决效率问题,支持和满足收件人的送货上门、智能硬件自提和驿站(门店)自提等多元的、便利的、安全的服务需求。

在复杂的末端“变局”之下,更有业内专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预测,相比前几年,目前智能快件箱的铺设速度逐渐放缓,未来末端服务将呈现“驿站+柜子+派送”的综合模式。末端的市场潜力不可想象,不同市场主体定位不同,市场战略不同,末端服务品牌最终将会形成一超多强的局面。当然,末端管理规则也将不断完善,末端建设及服务标准将逐步规范化。

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作者:戴元元

关于我们|诚聘英才|服务与产品|使用与帮助|服务条款|加盟我们|付款方式|友情链接|客服中心|联系方式|征稿启事|返回顶部 ↑
Power by DedeCms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Powered by DedeCMSV57_G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