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进村,如何打通“最后一公里”

更新时间:2021-10-13 14:16 来源:河北新闻网

网上购物,可在家门口取件;销售农副产品,快递小哥能上门收件—— 一收一取之间,折射出农村寄递服务的发展变化。从“快递下乡”到“快递进村”,我国为打通农村快递“最后一公里”,对农村寄递物流体系建设提出更高要求。

而按照此前河北省相关规划目标,到今年8月,全省基本实现建制村快递服务全覆盖。

时至今日,河北“快递进村”进展如何?农村物流配送体系建设还面临哪些堵点和难点?

在石家庄市赞皇县鲍家滩村,顺丰快递助力赞皇樱桃走出河北。河北顺丰供图

多渠道尝试“快递进村”

“前几天在网上买了礼品,今天就到了村里的‘快递超市’,真是方便!”日前,回家探亲的沧州市东光县大单镇的王东旺,在家门口收到网购的产品。

平日里,王东旺和爱人在石家庄市生活,回家前,他从网上购置了走亲访友的礼品,直接寄回老家。

王东旺告诉记者,带着礼品回老家拎着大包小包不方便,快递服务点离村里的家很近,取了就能去串亲戚。服务点的工作人员都认识,提前到了的打个电话就能帮忙保存。

在东光县,家门口就能收到快递不止王东旺一家。

“以前要到十几公里外的乡镇站点去取快递,如今在本村就能拿到。”村民朱喜田从东光镇安屯村“灿文超市”拿到快递说,这个超市专门有一间屋子存放快递,领取很便捷。

这间快递超市,由“四通一达”(中通、申通、圆通、百世汇通、韵达)五家快递企业和当地乡村超市合作而建。

从“快递下乡”到“快递进村”,快递企业在积极参与打通农村快递派送“最后一公里”过程中,开始探索既能有效服务农村、又能维持正常经营的新方式。

“多家快递共同合作,可以在快递到达市级或县级网点后,共用一套分拣系统,并共同发放到村级站点,节约人力物力,也提升了派送效率。”东光县中通快递负责人介绍,经测算,这样的合作模式,可以使每家快递企业平均每天节约经费1000元左右。

与此同时,与快递企业合作的超市也能获得相关收益,不仅每月可以按收到件数收到快递企业支付的费用,还借助快递驿站实现引流,大大增加客流量、提高销售额。

和“四通一达”派送方式不同的顺丰快递,则选择直接将快递送至村民手中。

每日7点40分,从邢台中转场运来的顺丰快件会被送到该市任泽区辛店镇顺丰速运营业站。“8名快递员每人负责派送2-3个村,快件到站后就按村分配给各快递员,一天的配送工作就开始了。”该站负责人骆晓卫说,“近期快递量较大,一天到货量在400-500票之间,生鲜类、特产类快件占比较大。”

骆晓卫告诉记者,站点未开设之前,快递派送由一个人负责一个乡镇,几十票的快递要花费9个小时左右。2019年,顺丰下沉农村末端服务网络,辛店镇顺丰速运营业站成立,新派送方式下,快递两小时内就能送到村民手中。

近两年,随着电商平台下沉、直播带货兴起,依托快递物流网络对农产品销售渠道进行短链再造成为各方发力重点。国家邮政局数据显示,今年1—7月,农村地区包裹和快递的收投量超过200亿件,带动农产品进城和工业品下乡近万亿元。

“网友们看过来了,这是咱们灵寿脱贫户家的核桃,个大皮薄,营养价值高,还好吃不贵。”在石家庄市灵寿县农村电子商务公共服务中心直播间,村民葛伟通过手机直播销售核桃。

待顾客下单后,村民便将打包好的农产品送至村级电商服务站。

“物流车会把村级电商服务站的待发快件整合,运至县级仓储物流配送中心后,再由各快递公司进行运输配送。”河北咕咚来了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冀南区总经理李鲍杰说,灵寿县在全县范围内成立了248个村级电商服务站,选优选强站长,加强培训,带动引导服务农户提升应用电商能力。

李鲍杰告诉记者,这种农村电子商务物流配送模式,主要依托国家级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项目,在县域建设农村电子商务公共仓储物流配送中心,根据农村产品供需情况,建立镇、村级物流网点,构建完善的县乡村三级物流配送体系。另一方面,通过电商企业与农村经济体建立合作联盟,形成较大规模的电商+农村经济联合体,再与快递物流公司进行战略合作。

“每个县的快递到达村级电商服务站的方式都不同,有的县通过公交线路将快递配送至各个服务站,有的县还会通过装载工业品的物流车进行配送,还有的跟随京东大件物品上门安装的车一同到达。”李鲍杰说。

省商务厅相关负责人表示,我省连续八年共获批77个国家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县。通过整合县域快递物流企业入驻县级农村电子商务公共仓储物流配送中心,采用共配的方式,从根本上降低快递物流企业运营成本,而较大规模的电商+农村经济联合体就可以从快递物流企业中获得更多的优惠政策。

邢台市任泽区西固城乡快递超市内,两名工作人员正在为村民取快递。河北日报记者 赵泽众摄

“最后一公里”的成本账

9月17日17时,邢台市任泽区西固城乡快递超市门口,取快递的村民络绎不绝。

“快递超市负责派送乡镇一级的中通快递和韵达快递,平均每个快递公司每天到件量在300票左右。”快递超市负责人苏志飞说,“快递超市的辐射范围包括骆家庄村、东固城村、西固城村、齐村、前台南村等。下一步下设一个村级附属点,目前正在商议选址和人员问题。”

有关专家指出,目前“快递进村”成效显著,但在落地、推广过程中,仍存在不少难点、堵点,想要实现“村村通快递”还有一定难度。

苏志飞告诉记者,近几天来咨询开设附属点的人很多,但是具体到快件配送的工作流程,一部分来咨询的人望而却步,因此在选择合适人选上也要谨慎。

“一个快件从中转站运到快递超市,先要进行标号入库,同时把号码发给取件人,还要按照标号顺序将快递摆放货架。收件人取件提供提货码,之后进行出库扫描后给收件人,这是快件配送的操作流程。”苏志飞说,“扫码机器、货架、房租都是必须要考虑的成本。”

正是因为这些成本,导致快递进村时,许多超市不愿意接受站点入驻。

“这对我们来说就是费力费时不挣钱。不仅要为快递腾出货架,还要有人专门负责随时取件,如果快递量少了,货架成本收不回来,快递量多了人力又跟不上。”某村超市老板张女士说。

此外,考虑运营成本的还有快递加盟商。

负责快递进村的任泽区交通运输综合行政执法大队三中队队长刘德行告诉记者,在工作推进过程中,部分快递公司并不愿意在农村设快递点,理由是农村点多、面广、线长、偏远,且快递业务量相对较少。

一位快递加盟商表示,对整个行业来说,这都是一个相当棘手的难题。由于快递总部给加盟商每个快件的派单费是一定的,加盟商必须严格控制运输、分拣、派送等环节的成本。目前每个快件从乡镇下沉到村一级,自己要亏0.3元。而从收件量看,有些村级快递点一天也就收个3到5件,无利可图。如果快递公司每件都提供到村服务,一单快递的履约成本大约是城市的5倍以上。

“‘共享共建’成为共识,多个快递公司末端共同配送是当前快递进村一种方式,但是整合快递资源过程却不是一件易事。”李鲍杰说,“市场上大多数末端共配公司,没有统一使用的系统软件,在操作上也不尽相同。”

业内人士指出,从目前农村各类资源的整合情况看,农村地区邮政、交通、供销等资源不少,但没有形成共享共建机制。例如,阿里巴巴、京东、顺丰、苏宁等企业均在农村布局,但相互之间的共享性较差,如果能实现资源的整合优化,形成覆盖全国农村市场的仓储网点,将有利于提高物流效率。

“此外,快递公司在人员配置、区域划分、薪酬体系上均不尽相同,这也是整合快递资源实现共同配送的难点。”李鲍杰说。

专家指出,农村地区物流资源少,快递进村在成本优化方面仍有空间。目前县乡两级快递物流服务网络基本建立,但“快递进村”仍有难题待解。这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农村电商发展,而电商发展相对落后又进一步导致村里快递业务量小,影响快递公司的网点布局和建设。

邢台市任泽区辛店镇顺丰速运营业站正在卸载快件。河北日报记者 赵泽众摄

疏通堵点尚需持续加力

“早就听说万全鲜食玉米不错,前几天买了一些,确实好吃,今天再买了几箱快递回老家,让家人们都尝尝。”正在张家口市万全圆通驿站办理鲜食玉米寄递业务的张先生说。

搭乘“快递+农产品”的快车,电子商务已成为张家口市各地优质农特产品发展的重要渠道,同时电商中心开通“快递进村”业务,彻底打通县—乡—村三级物流。物流配送与小程序相辅相成,相互依托,不仅全面满足村民的基本生活所需,而且快递物流的进村,更加提高了居民的生活水平与质量。

李鲍杰介绍,农村快递“最后一公里”是制约农村电商发展的难题,对此,灵寿县规划建立了一座1200余平方米的仓储物流配送中心,完善物流配送体系,整合县域内快递物流资源,降低农产品物流上行成本,实现县城至乡(镇)每天配送,乡(镇)至村2天配送一次。

不仅如此,快递企业也在加密下沉农村末端网络。

“2021年,顺丰计划建设10万个村级服务站,进一步将快递入村落到实处。而河北顺丰率先在村镇实现全覆盖,100%上门收送。”河北顺丰公共事务部李树玲说,“目前村镇面临的实际问题,农村物流网络布局中关键的是收派人员、接待网点、集散场地及运输车辆成本,短期看是投入大于产出。比如在保障小哥幸福指数上,针对山区及偏远村的收派人员均给予收入保障,这块投入非常大。另外,在帮助农户推广农产品中,为提升产品竞争力,塑造产地品牌,包装材料投入较大。希望政府在解决短期成本上给予政策支持,激活村级网点活力。”

也有业内人士提出,对于快递公司来说,应该早规划、早行动,合理调配已有资源,最大限度实现精细化布局,这样才能占据主动,为未来发展赢得先机。

破解“快递进村”难题,除了企业端发力外,还需政府牵头协调整合资源。

“任泽区‘快递进村’工程是在今年4月底开始推进,在这之前,各乡镇区只有1-2个快递服务网点,百姓拿取快递包裹需要一定时间,其距离较远,快递企业业务量也较少。”刘德行说,截至8月底,申通、韵达、中通已入驻各服务网点,现在各快递公司各有快递网点31-36个,实现了单程不超过2公里或者骑电动车不超过15分钟的距离。

在沧州献县,一些快递企业联合成立了第三方公司——沧州佳易捷供应链管理服务有限公司,通过“县级共配中心—乡级处理场地—村级服务站点”模式集中分拣运输,统一将快递业务推向农村末端。目前,献县已建成243个佳易捷快递超市,每个服务站点能够覆盖周边1至3个行政村(村民领取快递路程不超过5公里),行政村快递服务覆盖率达100%。

由同一个人代理所有5家的快递,既方便拉件也方便下沉进村——这样合作共配的模式出现在邯郸永年。

在当地,5家快递公司在17个乡镇试点打造了53个村级快递网点,截至今年4月,联合邮政累计建设176个村级网点,覆盖263个行政村,离实现全县363个行政村全覆盖又进了一步。

省邮政管理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将聚焦农产品进城“最初一公里”和消费品下乡“最后一公里”,加快我省农村寄递物流体系建设,畅通工业品下乡和农产品进城双向流通渠道,不断完善县乡村三级寄递网络,保障快递服务网络在农村“建得起、稳得住、经营好、能长久”。 (河北日报记者 赵泽众)

记者观察

期待实现送货上门

记者采访中了解到,村民最期待的还是能实现快递送货上门。

前不久,石家庄的周女士给在衡水农村的公婆买了一些牛羊肉,电商平台通过普通快递配送到达村附近的提货点。虽然公婆家离提货点不远,但是途经道路为国道,来往的大货车较多,周女士担心公婆出行安全,于是联系了提货点负责人,希望可以将快递送货上门。

“打了很久才接通,被告知由于店里快件太多,人手不够,无法上门配送。”周女士说。

如今,许多在城市生活的子女,都给居住在农村的父母网购一些东西。像周女士这样的烦恼,很多人都经历过。

“只要是知道收件人是行动不便的老人,我们会抽空送货上门。”邢台市任泽区西固城乡快递超市负责人苏志飞说,“店里只有2名员工,从早晨到件开始就有收件人来取快递,每天下午4点是取件人最多的时候,大多数是收件人来站点取快递。”

而该区辛店镇顺丰速运营业站负责人骆晓卫告诉记者,“农村不像城市小区那样有明显标志,除非快递小哥就是附近村民,否则即便收件地址上写了几排几户,快递员也需要多找多问才能准确送达。”

有快递员表示,他们的收入与派件数量息息相关,效率是必须考虑的现实问题。

另有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有些农村快递网点为了转嫁成本,甚至动起了对用户“二次收费”的歪招。比如,在投递环节以超出派送范围为由,强行加收快件投递费;在收件人自取快件时,向收件人额外收取保管费。

有专家指出,“快递进村”作为乡村振兴的重要课题,也是实现快递行业高质量发展的必由之路。“因此,不断下沉的快递网络,在满足农村居民生产生活需求、激活农村地区消费潜力的同时,也有望成为快递行业发展的新增长极。”

近日,中通、圆通、申通等通达系快递公司以及极兔速递先后宣布,自2021年9月1日起,揽收的快件派费支付上调每票0.1元,用以提高快递员收入。行业低价竞争情况有望改善,快递员收入提升有助于服务质量提高,快递业正从价格竞争转向价值竞争。若按日均200单估算,快递员每月可增收约600元。

对此,有村民说,派费涨了,“送货上门是否可以实现呢?”

看来,满足农民新期待,各方需付出更多努力,拿出更新举措来。

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作者:河北新闻网

关于我们|诚聘英才|服务与产品|使用与帮助|服务条款|加盟我们|付款方式|友情链接|客服中心|联系方式|征稿启事|返回顶部 ↑
Power by DedeCms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Powered by DedeCMSV57_GBK